京東“以實助實”:中小企業數字化困境的新解法

導語:商業世界正在成為人們迎戰不確定性的新戰場。最激烈但也最容易被忽略的戰爭,發生在中小企業身上。

图片alt

吳楊盈薈 | 作者 礪石商業評論 | 出品

今年,中小企業比以往更深刻領悟到“VUCA時代”的威力。這四個字母分別代表着易變性,不確定性,復雜性,模糊性。

一方面,俄烏戰爭導致大宗原料供應緊缺,原材料價格上漲,國際供應鏈混亂甚至斷裂。另一方面,奧密克戎帶來的新一輪新冠疫情反復,不少中小企業被迫停產停工,資金鏈承受巨大壓力。

應對高度不確定性,數字化成為中小企業公認的降本增效的有效方式。但一個數字化,道路千萬條。從哪個環節切入才能最大化疏解中小企業困局?當下的嚴酷現實成為數字化效果的試金石,也對數字化轉型提供者提出更高要求。

針對中小企業的困局,“滿天星計劃”是京東給出的針對性創新解法:從採購環節切入,撬動全鏈路數字化,不單提供相應解決方案,更進一步幫助中小企業解決整體降本增效的核心難題。

1

VUCA時代下的中小企業困境

商業世界正在成為人們迎戰不確定性的新戰場。

VUCA這一概念最早用以描述冷戰結束後世界局勢呈現的不穩定、不確定、復雜且模糊的狀態。進入2020年後,人們發現,這一表述已成為疫情後全球商業必須面對的現實。

這個戰場上,最激烈但也最容易被忽略的戰爭發生在中小企業身上。如果說巨頭企業是帶頭沖鋒的先鋒兵,中小企業則是真正的主力軍。

中小企業是中國數量最大、最具活力的企業群體,是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重要支柱,具有“五六七八九”的特徵:貢獻了50%以上的國家稅收,60%以上的國民生產總值,提供了70%以上的創新成果,80%以上的城鎮就業,中國4000萬家企業中90%以上的企業都是中小企業。對促進中國經濟健康發展,中小企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但在2022年,中小企業受到俄烏戰爭、疫情等因素的多重打擊,在生存、發展上面臨新一輪困境。

中國中小企業協會4月發布的數據顯示,2022年一季度中國中小企業發展指數(SMEDI)為88.7,連續四個季度下降。8個分行業指數全部下降,工業、建築業、交通運輸業、房地產業、批發零售業、社會服務業、信息傳輸電腦軟體業和住宿餐飲業指數,均處於景氣臨界值100以下,住宿餐飲業指數仍處於最低位。

图片alt

為幫助中小企業緩解發展壓力,國家工信部於今年3月啟動“一起益企”中小企業服務行動,為中小企業送政策、送管理、送技術。行動發布了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指南,分行業制定數字化轉型路線圖,為中小企業提供數字化發展綜合評價診斷服務。

“要在數字化、智能化等方面下更大功夫,統籌‘補短板’和‘鍛長板’。”工信部副部長辛國斌說。

國家政策指明瞭方向,而要讓數字化轉型真正在中小企業落地,還需要“大帶小”,“前帶後”:讓有着多年數字化轉型實踐經驗的大企業參與其中,對外輸出自身數字化技術能力、實踐經驗和生態服務,幫助中小企業解決在數字化轉型升級中的現實難題。

4月15日,北京市“一起益企”中小企業服務行動全面啟動,京東正是其中一個重要參與者。京東在行動中推出服務中小企業經營創新的五大舉措,分別是園區服務、育才計劃、企業上行、創客大賽以及中小企業數字化服務平臺,以助力中小企業降本增效,激發創新活力,實現高質量發展。

图片alt

2022年3月,京東啟動2022“滿天星計劃”

助力中小企業對於京東,不只是一次行動,而是一個長期建設的體系化戰略佈局。2020年,京東與工信部中小企業發展促進中心聯合發起中小企業“滿天星計劃”,至今已推進近兩年。

京東服務着數百萬家中小企業。基於長期服務中小企業的經驗,京東深知中小企業發展的痛點、難點,也深刻感受到中小企業迫切的產業升級需求。

“以實助實”是京東助力中小企業的核心特徵。作為一家新型實體企業,京東一方面具備實體企業基因和屬性,另一方面又擁有領先的數字技術和能力。

憑借這一獨特的復合能力,京東正在逐步構建服務中小企業優質發展的長效機制,從採購、運營、銷售等全鏈條切入,通過供應鏈產業鏈協同創新,構建大中小企業融通發展新生態,幫助中小企業實現自我“造血”。

2

小採購,大全局

企業數字化有多種路徑,而採購環節是撬動企業數字化發展的扳機,能打通企業數字供應鏈的全鏈條通路。

UINO優鍩科技在企業高速發展的過程中,就遇到了採購難題。UINO優鍩科技是數字孿生可視化領域的專業廠商,採用自主技術對現實世界進行數字化建模,實現全域感知和運行監測的智能分析。電腦是其核心生產工具,公司經常需要定期大批量採購電腦。

UINO優鍩科技創立初期,辦公地點主要在北京。為了保證電腦的售後服務和物流速度,他們選擇向本地供應商採購,採購只依靠北京本地的單一供應商。後來隨着公司規模擴大,在全國22地鋪設了分支機構,隨着外地團隊不斷創建,他們便把相同的採購模式復制到其他地區,在外地尋找一些供應商合作。

但當公司拓展到全國多個城市後,他們發現這種方式出現了很大問題。一方面,不同城市市場水平發展程度不同,不少城市很難尋找到值得信任,資質齊全的供應商,售後、維修、保養經常出現問題。另一方面,人員增加後,採購類型不只是電腦類產品,還增加了很多品類,單一的供應商往往無法覆蓋如此多品類。

於是,UINO優鍩科技嘗試尋找一個更大的供應商,來滿足自己全國範圍的採購需求。2020年,UINO優鍩科技將採購全部搬到了京東上,成為京東中小企業服務的合作夥伴。通過京東提供的數字化採購能力,UINO優鍩科技解決了之前全國採購無法統一、多個供應商管理復雜、付款流程混亂等一系列問題,用一個平臺、一次付款、一張發票即可實現全國分公司的所有採購。

京東用數字化採購,為中小企業搭建了一站式數字化工作台。企業通過一個線上採購商城,就可以清晰地看到自己的貨物引入、存儲等環節,簡單易懂地管理自己的財稅、支出,實現了採購全流程合規、透明、高效。

這看似一個數字化小工具,但京東在其背後的數字化佈局,卻支撐起一張龐大的價值網路。

第一,採購的痛點足夠痛,切入口也足夠小。從採購切入,中小企業都願意嘗試和使用數字化採購,數字化門檻極大降低。

第二,解決痛點帶來了好處,因為有好處,所以認知就會有改變。中小企業通過採購能夠快速選品、快速議價、快速支付、授信、簽約。原來在線下要找銀行、供應商簽合同、放貸、授信的各種麻煩流程,現在線上只需要1分鐘全部解決。因此,京東通過提供採購線上工具,能給中小企業經營者、管理者帶來數字化意識的啟蒙,使其認知從消極懷疑轉變為積極擁抱。

第三,採購天然跟財務、OA系統、營銷支持等模塊直接掛鉤。這些都是中小企業需要數字化升級的職能和模塊。由於中小企業過去難以支付數字化升級成本,現在都是在湊合,未來必然會走向全鏈路的轉型升級。因此,京東能幫助中小企業基於採購能力,拓展到全供應鏈能力,實現全鏈條的數字化。

例如安徽克菱保健科技公司(簡稱“雅克菱”)在跟京東數字一體化戰略合作中,原料採購環節數字化升級後,相比以前能更全面、更實時拿到原料信息,不僅瞭解到更多的新興原料,也讓採購成本降了將近一倍,同時採購流程和後續的配套流程齊全,大幅提升採購效率。“通過此次合作,我們才深刻體會到什麽叫做數字賦能。”雅克菱營銷總監李昂說。

京東給自己的定位是“以供應鏈為基礎的技術和服務企業”。這一定義,正是京東在數字化領域執行的“兩步走”戰略:

第一階段,供應鏈是京東的核心優勢,京東已經實現了將近1000萬SKU(商品數)的庫存周轉天數降低至近30天的世界級水平。以運營效率超高著稱的全球零售巨頭Costco,雖然庫存周轉天數也為30天左右,但其僅管理數千SKU。在數字供應鏈發展上,京東自身就是樣本,用數字化能力改造零售和物流行業。

第二階段,京東把數字供應鏈能力對外開放,助力中小企業實現降本增效,加速企業數字化轉型進程。這正是京東中小企業服務的使命所在。中小企業服務未來會變成京東To B的門戶之一,把京東多年形成的零售、物流、金融、供應鏈等To B能力整合在一起,最大化共享客戶資源,提供一站式解決方案。

過往實體企業在生產管理,物流管理和採購管理多個重要的板塊中,主要依賴的是能效。很多企業的智慧和效力取決於行業經驗。行業經驗固然重要,但是很容易遇到瓶頸。想要更上一層樓,把企業經營和管理效能迅速提升,無論從成本優化還是信息效率上,都需要依靠像京東這樣的新型實體企業提供經過市場考驗的數字化管理系統。

3

既專又廣,可能嗎?

“專精特新”的小巨人式企業,是中國經濟步入新循環階段後,中小企業未來的發展方向。

國家在中央層面密集出台一系列對“專精特新”中小企業的政策支持:2021年1月,財政部和工信部聯合印發的《關於支持“專精特新”中小企業高質量發展的通知》;7月,工信部、財政部等聯合發布《關於加快培育發展製造業優質企業的指導意見》;7月30日,中央政治局會議首次提及“發展專精特新中小企業”;9月2日,北京證券交易所宣佈成立。這一系列中央政策動作,體現了國家層面對中小企業發展高度重視。

隨後,各級地方政府在地方層面進一步推出落地政策,各展其能,幫助“專精特新”中小企業高效優質發展。截至2022年,北京、天津、廣東、福建、山東等全國各大省市均推出了培育“專精特新”企業的政策扶持計劃。

從2019年到2021年,工信部評審出三批專精特新企業,共計有4762家“小巨人”企業上榜。目前,全國已經形成了上下聯動,各方支持中小企業發展的氛圍,中小企業的發展大有可為。

“專精特新”中小企業的重要發展路徑是專註做“專家”,打造核心技術或能力。以德國為例,其“隱形冠軍”中小企業成立時間多在50年以上,只專註縱向發展——在核心賽道持續提升行業專業能力,不進行橫向拓展,不搞多元化和規模化,以此成為全國甚至全球細分市場領導者。

但中小企業“專精特新”的發展路徑,也存在一塊關鍵短板:難以生態化。大部分企業在垂直領域有突出特長,但在整體生態上發展薄弱,缺乏資源和精力發展。

光環國際在2022年第二批入選北京市“專精特新”名單,主業為提供科技創新管理和前沿技術兩大板塊的培訓及咨詢服務。張澤暉是光環國際的校長。2019年,他發現光環國際線上培訓收入第一次超過線下業務,因此迅速意識到數字化的大勢。他原本計劃帶領團隊,用3年時間完成從線下到線上的數字化轉型。但2020年疫情突襲,急劇加速這一過程,3個月就實現了原本3年要做的轉變。

對張澤暉和光環國際而言,這是機會,也是挑戰。數字化意味着業務全流程都要在線上重新塑造一遍,光環國際為此專門成立了創新部門,迎戰數字化轉型。但光靠企業自身,只足夠聚焦在課程培訓的主營業務轉型上,採購、營銷等其他配套生態難以再分出資源和精力。京東幫助他們解決了這一難題。

光環國際在全國各個城市擁有很多教室,線下業務因為疫情受影響後,他們希望獲得快捷的日常辦公支持。辦公用品、白板、電子演示屏……幾十個品類,全國幾百個網點,需要幾天之內全部送到。如果按照傳統的採購方式,不僅時效性難以保證,需要耗費大量人力,還將占用自有的倉儲、配送。通過京東數字化採購,這些成本全都省去,效率極大提升,實現一站式交付、一張發票結算完成,真正用互聯網數字化能力降本增效。

同時,京東也成為光環國際獲得培訓客戶的新渠道。光環國際與京東創新了兩種合作模式,一是針對京東內部員工的定向權益,過去一年的合作中這部分業務流水占比京東店鋪總流水的15%。另一種合作方式是依托京東的企業級用戶,開啟合作不到一個月時間,便產生了不少業務訂單。更重要的是,這種新獲客方式,進一步帶來了業務的內部變革。“我們發現在京東上的整個運作方式,招生流程和我們以前都是區別極大。我們為此專門成立了一個創新業務部門,用ABTest數字驅動的方式不斷實驗,精細化運營,探索全新業務模式。”張澤暉說。

中小企業量大面廣,如何提升對他們的服務效率是一大難題。突破口在於,“專精特新”式企業往往集中在核心的經濟城市群,核心的產業帶。為此,京東和地方政府及產業園區合作,走到各地的產業園區里去幫助中小企業解決生態化難題,以數字化帶動中小企業的成本、流通、效能的轉變。

图片alt

“滿天星計劃”走進蘇州產業園區

李春光經營產業園區超過20年,他是北京匯龍森產業園的運營負責人。過去20年,他經歷了中國中小企業明顯的周期變化,從市場紅利到創新紅利。十幾年前入駐園區的很多是個體工商戶,但如今中小企業需要有核心技術,才能具備真正競爭力。這對園區運營提出更高的要求,需要用數字化提升服務效率,加強服務深度。

同時,他走訪園區發現,好多企業很不錯,但就是悶頭自己乾產品,並不擅長宣傳,很多政策根本不關註,數字化也不敏感。這些問題都是產業園區可以大有作為的地方。但由於人力和資源有限,他長期有想法卻遲遲難以執行。和京東合作後,正好幫助園區加速實現了這一趨勢,服務效率和深度極大提高。

地方政府、產業園區和京東攜手,打造了一套生態化數智服務,幫助中小企業業務生存和發展。其中有三個核心環節:一是拓銷路,二是穩資金,三是降成本。

在拓銷路方面,京東零售、京東國際、京東工業等提供數字化工具,幫助中小企業通過線上開店,把好的產品賣向全國甚至全球。在穩資金方面,京東開通了一系列金融服務,聯合民生銀行等集團戰略合作夥伴,幫助中小企業降低資金流動壓力。在降成本方面,京東提供了專項補貼,並針對不同類型的中小企業採購特點,提供了定向的採購優惠。

這套解決方案就是京東的“滿天星計劃”的核心部分。在戰略上,“滿天星計劃”是中小企業提供聚焦主航道、做強業主建立差異化優勢的契機;在技術上,是中小企業提升和檢驗自身數字化能力的契機;在營銷上,是中小企業深度觸達更廣泛的消費者,樹立品牌影響力的契機;在供應鏈上,不斷上升的訂單是中小企業補鏈、強鏈的重要契機。

在工信部大力的指導和支持下,京東“滿天星計劃”兩年來覆蓋了全國28個城市。京東供應鏈服務的省級專精特新的中小企業超過2.7萬家,專精特新的小巨人企業超過3200家。在中小企業走向專精特新成為小巨人道路上,京東已經成為重要的合作夥伴。

未來,京東將逐步打造和推出因地制宜的服務體系,在各個省份、城市結合當地的產業特徵,走到中小企業中去,更好地使用社會化資源和數字化能力解決他們的切身難題。

图片alt

京東支持北京創客大賽等中小企業活動

4

源頭活水

嚴峻的冬天,需要最直接的幫扶。

中小企業破解困境,需要從與其生存直接相關的環節切入。只有給中小企業帶來了源頭活水,才能真正實現數字化,解決其生存和發展的問題。

中小企業不會因為數字化而數字化,而是以數字化為工具,提升自身的經營能力,解決自己的困難,在這個過程中積累企業自身發展的核心能力。這些累加在一起,才能真正地實現數字化的轉型。

京東作為新型實體企業,正在中小企業數字化進程中發揮獨特作用——不僅提供相應解決方案,還利用京東的生態體系全面賦能,幫助中小企業實現經營增長。

這是京東將“十節甘蔗”理論在數字化轉型新趨勢中的新應用,京東將消費行業的價值鏈分為“十節甘蔗”,包括創意、設計、研發、製造、定價、營銷、交易、倉儲、配送、售後十個環節,前5個歸品牌商,後5個歸零售商。

消費互聯網時代,京東十幾年專註於做好後五節甘蔗,因此有了今天的京東。

產業互聯網時代,京東進一步深入前五節甘蔗。通過做前五節的大數據預測,人工智慧應用等數字技術,幫助上游製造業領域實現數字化能力提升,實現價值鏈各環節的整體優化與重構。

前五節甘蔗完成後,又轉而能幫助後五節效率提升,實現飛輪效應,由此帶來京東在未來高速增長的全新驅動力。京東以數字化能力服務中小企業,也將為中小企業持續健康發展提供長效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