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元巨頭博通610億美元收購VMware,行業再現並購投資熱|硅基世界

图片alt

(圖片來源:Pexels)

隨着半導體板塊出現下行,全球晶元半導體產業重燃並購投資熱潮。

鈦媒體App 5月26日消息,雲計算軟體巨頭VMware剛剛宣佈,1.43萬億元市值的美國通訊晶元巨頭博通(Broadcom),擬以股票加現金方式收購VMware所有流通股,交易價格達610億美元。

根據協議條款,博通將承擔VMware 80億美元的債務負擔,博通旗下Broadcom Software Group將並入VMware旗下進行運營。交易預計將在2023財年完成。

這將是今年以來最大的半導體收購交易,同時也是繼微軟687億美元收購動視暴雪之後,全球今年第二大並購案。而且這也意味着,博通將入局企業軟體服務領域。

图片alt

事實上,近兩年來,多家晶元巨頭展開了多起並購投資交易。

今年2月起,英特爾接連溢價收購以色列解決方案高塔半導體(Tower semiconductor),芬蘭圖形軟體公司Siru Innovations,發力晶元代工以及GPU(圖形處理器)領域以對抗英偉達;4月AMD宣佈擬收購雲服務提供商 PensandoSystems,總價19億美元;5月初,通訊晶元巨頭MaxLinear以總價80億美元收購存儲晶元公司Silicon Motion等。

鈦媒體App梳理過去十多年半導體行業並購交易時發現,2012年-2021年十年間,全球半導體並購交易總額超過4081億美元——大概相當於中國互聯網巨頭騰訊港股最新市值,或是半個土耳其的GDP。
2010年-2021年全球半導體並購交易數據(來源:鈦媒體App編輯整理)

2010年-2021年全球半導體並購交易數據(來源:鈦媒體App編輯整理)

截止發稿(5月26日上午)前,VMware(NYSE: VMW)周三收盤走強上漲3.97%,報收120.54美元/股,市值達507億美元;而博通(NASDAQ: AVGO)周三收盤報531.63美元/股,市值2171億美元。受三天前收購VMware傳聞影響,博通市值蒸發了48億美元左右。

與戴爾分手才半年,VMware又換“並購狂魔”新東家

博通並購美國雲計算軟體巨頭VMware有些突然。因為距離VMware與15年的老闆“戴爾”獨立分開,才剛過去半年的時間。

這次買方“博通”是頗有威名的老牌射頻晶元巨頭。

博通1991年成立於美國,2016年被新加坡安華高(Avago)以約370億美元收購。按2021年全年營收計,博通是全球第六大半導體公司。而全球第二大半導體公司英特爾的現任CEO帕特·基辛格,也是VMware的前一任CEO。

图片alt

近些年來,擁有130多億美元自由現金流的博通出手闊綽,被稱為半導體行業內的“並購狂魔”。

  • 2017年11月,博通擬以1300億美元收購高通,不過這筆震驚全球科技圈的巨額交易,最終被美國以國家安全為由叫停。
  • 2018年8月,博通宣佈以189億美元收購美國企業軟體公司CA Technologies;2019年,博通以107億美元現金收購殺毒軟體廠商賽門鐵克(Symantec)公司的企業安全業務,創下截至當時安全市場最大並購交易。從這些動作來看,博通正快馬加鞭地將其業務版圖從半導體向企業軟體擴展。
  • 2021年7月,為了進一步擴展其基礎設施軟體解決方案業務,博通被曝出正就收購數據分析軟體巨頭SAS Institute Inc.進行談判,交易價值在150~200億美元之間。但隨後該交易談判破裂。

如今,博通又看上雲計算的熱勢。這次博通超600億美元收購的VMware,此前曾是戴爾旗下雲計算軟體業務。

美國公司VMware 成立於1998年,在虛擬化和雲計算基礎架構領域全球領先。2004年初,VMware被企業軟體和存儲公司EMC以6.25億美元收購,此後VMware就長期由EMC控制,股份占比達到81%。

2007年,EMC通過紐交所首次公開募股(IPO)時出售了VMware的部分持股,後者成為上市公司。到了2016年,戴爾以670億美元收購EMC(現為DELL EMC),VMware也隨之成為了戴爾旗下業務。

實際上,作為全球電腦製造巨頭,戴爾2013年發現平板電腦、智能手機對電腦銷售沖擊較大,7個季度業績沒有達到預期,因此於2014年聯合私募股權機構Survey Partners對戴爾進行了私有化退市,價格為250億美元左右。隨後戴爾加大投資拓展企業業務,收購EMC之後,企業服務使其收入翻了一番,結果通過控股方式反向收購(借殼上市)了VMware,實現了戴爾的二次上市。

過去幾年,憑借戴爾和VMware在企業客戶中的影響力,其發起過多次並購交易。例如VMware曾在2019年連續收購了雲原生軟體平臺Carbon Black和Pivotal;2020年7月,VMware宣佈擬收購美國混合雲基礎設施提供商Datrium。

隨着2021年1月,VMware CEO 基辛格離職到英特爾,以及美國IPO市場規模創紀錄,戴爾於去年11月完成VMware的81%股權剝離。如今,VMware再次成為一家獨立的雲計算+SaaS虛擬化軟體公司。

目前,戴爾創始人邁克爾·戴爾(Michael Dell)是VMware的最大股東,持股40%。此前投資博通的私募股權公司Silver Lake是VMware第二大股東,持股10%。

對於此次博通收購VMware原因,外媒認為有兩點:

一是數據中心、雲計算領域呈現熱潮,對於博通未來可持續發展更加可期。

二是博通目前主要業務包括半導體解決方案、基礎設施軟體兩部分,覆蓋網路、無線、寬頻、存儲連接及工業等細分終端市場,通過收購VMware,可以與此前多家被收購公司產生聯動,形成數據中心生態,可發揮更大作用,更快實現營收增長——2021年VMware收入約為130億美元,幾乎是博通目前軟體業務收入的兩倍。

2021年超480億並購額,晶元行業再現投資熱

鈦媒體App梳理發現,2012年-2021年十年間,全球半導體並購交易總額超過4081億美元。其中,2021年全球半導體並購額超480億美元,其中包括了高通46億美元競購自動駕駛獨角獸Veoneer、紫光集團被智路建廣聯合體收購等。

而2022年前五個月,全球新增10例半導體並購交易,總額超過150億美元以上。加上此次博通收購案,截至目前,今年全球半導體並購總額超700億美元,遠高於2021年。
2022年全球半導體並購案(包括完成的),來源網路

2022年全球半導體並購案(包括完成的),來源網路

為什麽近兩年,晶元半導體行業並購交易如此頻繁呢?目前來看,主要有以下三點:

1、隨着數據中心越來越重要,晶元行業的“馬太效應”盡顯,晶元巨頭有實力增加新的營收領域。

數據顯示,2022年全球數據中心市場收入將達到746億美元。而在今年全球半導體並購交易中,近半數集中於數據中心領域,3起在晶元製造端,其中就包括英特爾收購高塔半導體,SK海力士收購啟方半導體等。這意味着,數據中心、晶元製造儼然已成為半導體廠家必爭之地。

2、半導體股進入下行階段,晶元巨頭現金流充裕,相對而言的低價收購實現公司快速擴張。

根據數據顯示,iShares費城交易所半導體ETF今年以來下跌了超21%,是標普500指數跌幅的三倍多。但同時,自今年年初以來,半導體ETF已經有大約68億美元的資金流入,超過了2021年、2020年全年。因此,在中小型晶元公司“過冬”時,晶元巨頭大舉買入其他企業實現更高的營收回報,成為新的並購因素之一。

3、前期並購後行業已基本定型,市場優質並購標的愈發稀少,需要晶元巨頭大舉收購。

稀缺標的在資本市場炙手可熱。例如,英偉達雖放棄收購Arm公司,而ARM的熱度卻不減,高通、SK海力士、英特爾等半導體巨頭依然有興趣參與並購Arm,即便出現了中國區業務出現混亂,行業內也希望奪取到實現90%以上智能手機、汽車晶元領域急需的底層架構IP。

總體而言,晶元行業內發生的一次次並購案件,對全球半導體產業競爭格局有着或大或小的影響。

CIC灼識咨詢創始合夥人侯緒超認為,通過上下游或者是縱向的並購,可以很好節省企業向外發展的時間,同時很好的利用自身優勢,使得1+1>2,得到很好的效果。此外,通過巨頭收並購,可以輸入一些資金、資源以及好的管理模式,幫助企業走出經營的困境,實現雙贏。

但半導體行業人士昭輝(化名)此前接受鈦媒體App採訪時表示,晶元巨頭的收購交易除了受到反壟斷監管外,還有完成並購之後,是否真的能產生一個1+1>2的效應。有些企業不懂並購後的運營,可能會適得其反。

值得註意的是,根據外媒報道,博通目前正因為壟斷晶元客戶而受到美國反壟斷機構的調查,所以此次收購案可能會受到反壟斷機構的徹底調查。而且,隨着科技股全面下跌,軟體公司估值已大幅縮水,博通價格是否過高,可能需要市場的評估。

因此,這樁610億美元“天價收購”是否會最終完成,依然需要時間的等待。

(本文首發鈦媒體App,作者|林志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