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總醫院杜長麗:我在方艙醫院

中國航空報訊:有這樣一群人,他們雖然沒有直接治病救人,卻每天和病毒拼力“交戰”;他們雖然不在臨床一線,但卻始終為醫“滬”人員的健康安危忙碌着。他們就是負責感染控制工作的醫務人員,被大家稱為“感控人”。在航空總醫院援滬醫療隊中,我就是“感控人”中的一員。

來滬支援已經10餘天,我們和感控組成員一起,在上海虹口區場中路方艙醫院負責感控工作。這是一項責任重大的工作,正如我們的團隊負責人、國資委援滬醫療隊感控組長、航空總醫院感控專家杜長麗所說:“生命重於泰山,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責任。”

從事感控工作,意味着在醫療救治前要把各項防控工作想到前面、做到前面,要和時間賽跑,做好每個人的自我防護,防止交叉感染。援滬這些天對我來說,內心是激動的。在這里,我既可以與大家並肩戰鬥,還可以向經驗豐富的感控老師學習更全面的相關知識。每一天,我都過得很充實,每一天,我都能感受到挑戰困難,完成工作的滿足感。

杜長麗結合方艙醫院實際情況與既往經驗,完善了感控相關制度,規範了工作流程,明確了職責分工。她希望我們團隊每個人,都可以平安回家。

作為“感控人”,我們要全面做好防控,為酒店、大巴車及方艙醫院工作的環境進行採樣,監督酒店及方艙工作人員做好各項防護,及時為酒店、大巴及方艙工作環境進行消殺。

記得入艙第一天,我們和上海四院的兩位小老師走了一遍流程,在方艙醫院疫情防控流程方面,他們成了我的“前輩”。

第一個夜班,我與我院十三病區護士長、副主任護師劉敏一起值班。我雖然有些膽怯,但一想到是跟着護士長一起工作,心裡就踏實了許多。我們隨夜班組醫護人員一起來到穿衣間,協助各位醫護人員穿防護服,給予相應指導。當我和劉敏護士長在穿衣間為夜班醫護人員仔細協助、指導與檢查時,大家非常感謝我們,不停地說着謝謝,還說有我們在他們安心。這種被需要的感覺,讓我倍感自豪。看着醫護人員們穿好隔離衣步入艙內,我們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送走進艙的醫護人員,我們也穿上防護服,去迎接下班的醫護人員。我們站在脫衣區門外,指引着出艙的老師們兩人一組進入脫衣區。當他們全部離開後,我們將脫衣區的醫療垃圾收拾乾凈,對房間進行消殺,待收拾妥當後,才與大家一同離開。雖然每次我們都是離開方艙最晚的,但每次醫護人員們都在大巴車上耐心地等着我們。

回到酒店,我們還要將每天工作中發現的問題進行匯總,發給感控組長杜長麗,由她匯總總結後發送給各個醫院,大家進行統一整改。

雖然我們來上海工作時間還不長,但我們的感控工作在快速規範、不斷細化。我和團隊人員一起,每天全力以赴投入感控工作,用我們的努力,為援滬醫療隊和方艙醫院築起堅實的感控防線。願疫情早日結束,願我們可以早日平安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