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好人”歐陽勇:身患輕度殘疾 仍不忘投身公益

春風總是那麽有情守信,她溫柔地喚醒着、催生着萬物……山坡、田野、河灘、草地、路邊,蒲公英悄悄地、怯怯地從土裡鑽出來,伸展着棕褐色皺縮的葉片,打量着美麗的大地。

看到喜愛的蒲公英,不由得想起了我的小友歐陽勇。

今年36歲的歐陽勇,戴着眼鏡,憨態可掬。身高不足1米6的他看上去像一個初中生。他時常不修邊幅,剛刮過的鬍子倔強地總想冒出。初見其人,往往感覺他有些木訥。

图片alt

第一次見到歐陽勇,是10年前一個陽光明媚的春天。湖南湘鄉市水府旅游風景區舉行大型公益活動,我現場指揮網路直播。

鬍子拉碴的歐陽勇手裡拿着一臺相機、穿着一個紅馬甲突然出現在我眼前。他靦腆地自我介紹:“我是歐陽勇,通訊員歐陽勇。”

呵呵,我想起來了,在紅網、華聲在線好像經常有他撰寫的社會新聞。名字響亮的歐陽勇原來是這個形象。我心不在焉敷衍了幾句,然後各自忙開了。

第二天,歐陽勇找到了我辦公室。他拿出一疊從網上下載列印的報道,說請我指正。

這些報道確實不錯。2003年,他協助記者採訪殘疾少年沈博健母親,發表《堅強母親撐起腦癱兒女生命的藍天》,後來又多次撰文幫助沈博健得到了各方面的幫助,考上了大學。之後又撰寫了“輪椅上的女孩”陳望的故事,幫助陳望考上湖南商學院,實現了自己的夢想。

還有曹珂、龔漣……一個個勵志學生在他的筆下是那麽令人心疼,感動着社會許許多多愛心人士。

這是一支熱心為殘疾學子鼓與呼的“筆桿子”啊!我對他的印象一下子改變了,於是主動聘他做湘鄉網的特約通訊員,然後提醒他在公共場合要刮乾凈鬍子,衣服要乾凈整潔,他“嗯嗯”地應着,憨憨的興高採烈的模樣。

他告訴我,父親在他一歲的時候就去世了,是慈愛的爺爺擔負起撫養他的重擔。他因為營養不良導致肢體發育不好,後來被鑒定為輕度殘疾。春天,爺爺常常帶他去田野里掐蒲公英,告訴他,蒲公英的嫩葉可以做菜吃,還是一種解毒消腫的草藥。種子就是白色的絨球,隨風飄到新的地方就可發芽生根。歐陽勇從此一看到蒲公英就想起了爺爺;一想起爺爺,腦海裡就浮現出爺孫徜徉田野採摘蒲公英的溫馨畫面。

聽着他的故事,我突然覺得,他不就像一株土裡土氣卻能有益他人的蒲公英嗎?他用樸實的文字點亮愛的心燈,播散愛的種子。

後來,忽然有一段時間沒有看到歐陽勇了,也沒有他的稿件了,好像人間蒸發了似的。一個多月後,我才斷斷續續收到他的信息,說隨志願者去了湘西苗寨,去了懷化山區,去了永州農村,去了山西長治,還說加入了學雷鋒公益協會,結識了很多志願者朋友。

看到他參加志願服務的一張張圖片,感受到他那憨憨的發自內心的高興勁,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不斷高大起來。這株茁壯的蒲公英,正在公益路上辛勞地飛揚播種,收獲着屬於他自己的快樂。

2018年中秋時節,歐陽勇突然出現在我的辦公室。三年不見,他還是那副模樣。不過,依然稚氣的外表下多了幾分成熟,眉宇間增添了堅毅的神情。

他告訴我,媽媽病了,他必須回來陪伴。其實家鄉的土地,更適合這棵飛揚的蒲公英。“家鄉的公益事業需要你。”我鼓勵着他。

一滴水只有放進大海才能永遠不乾,一個人只有把自己和集體融合一起才最有力量。歐陽勇加入了湘潭市義工聯, 加入了湘鄉市我來幫志願者協會,加入了谷正平工作室“好人志願服務隊”。他盡職地做好那份養家糊口的臨時工作之外,盡可能擠出時間參加公益團隊的活動,幾乎走遍了湘潭市的所有鄉鎮。他先後為1000多個貧困學生、400多名孤寡老人爭取幫扶,發表愛心公益宣傳報道200多篇。2020年獲評助人為樂 “湖南好人”。

去年冬天的一個晚上,歐陽勇興奮地告訴我,全國道德模範、“板凳媽媽”許月華答應出席他的第6個“暖冬行動”愛心生日會,還有16家愛心企業前來資助貧困學生。那神情,好像是他本人有天大的喜事。

歐陽勇儼然成了知名公益人士。長沙、株洲、益陽等地誌願組織請他作報告,湘大、科大的志願團隊請他去介紹經驗,本地的志願協會所有活動都有他的身影。他撰寫的報道往往當天晚上就能發表在新聞網站。

“我是一個殘疾人,我今生也許享受不到愛情的幸福,但每當我能夠幫助到他人,我內心就覺得非常的快樂。餘生,我陪伴着媽媽,讓學雷鋒公益事業陪伴着我。”今年的3.5學雷鋒集中活動月啟動儀式上,歐陽勇的發言贏得了熱烈的掌聲。

“不慕紅花不羡仙,繡絨風落田野邊。春心化作沾泥絮, 蓄綠播芳月復年。”請讓我借用此詩贊美你,好人歐陽!

作者:賀文春

【來源:中國農網】

聲明:此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有來源錯誤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權益,您可通過郵箱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將及時進行處理。郵箱地址:[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