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精準治理農村污水

來源:經濟參考報

“這回可好了,旱廁不用了,空氣變好了,臭水溝也沒了,多年的下水難題都解決了。”哈爾濱平房區哈達村村民張偉給當地“廁所革命”點贊,“用政府給安裝的污水處理設備,凈化後的水也不浪費,拿來澆門口的小菜園都不用施肥了。”

“之前生活污水全都倒門口臭水溝,生活環境臟亂差。”張偉說,“現在這一家一戶的污水處理設備有專人維護,一個月電費不到6元,生活大變樣,幸福感特別強。”

張偉家用的污水處理設備,是利用農村生產生活大數據實現“互聯網+大數據”的農村污水綜合處理的探索。這種方式實現廁污共治,處理後的污水達到灌溉標準,在自家庭院內打造“田園綠色小生態”,真正做到農村改廁“建得起,用得上”。

在管控這一設備的“農村生活污水治理大數據監控管理平臺”上,可以看到包括張偉家在內,上千農戶家的污水處理設備在系統實時監控下運行,覆蓋了黑龍江、四川、河南等省份。通過監測污水量、處理時長、用電量等指標,系統可精準定位故障設備和故障點,第一時間啟動維修程序,通知駐村維修人員上門。

“根據污水水量、時間等指標智能化匹配處理模式,實現一戶一策。在沒有網路的環境下,也可以根據用戶平時污水大數據默認匹配處理模式。”研發該系統的大唐融合通信股份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王小東說,通過集中管控平臺的故障巡檢、故障預警及運維管理功能,相比傳統運維方式,運維費用可降低80%。

當前數字鄉村建設蹄疾步穩,為農村人居環境整治註入新動能。今年中央一號文件指出,大力推進數字鄉村建設。以數字技術賦能鄉村公共服務,推動“互聯網+政務服務”向鄉村延伸覆蓋。着眼解決實際問題,拓展農業農村大數據應用場景。

近日,中央網信辦等5部門聯合印發的《2022年數字鄉村發展工作要點》明確加快補齊數字基礎設施短板,包括持續推進鄉村網路基礎設施建設、推動農村基礎設施數字化改造升級。

隨着農村數字基礎設施的完善,用好大數據這項“新農資”,也成為數字鄉村建設的重要內容。北京師範大學中國鄉村振興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張琦表示,通過對農村生產生活大數據的搜集和分析,拓展應用場景,可將分散的數據轉變為信息資源,為農村人居環境整治提供精準、科學的決策支持,提高基層環境管理決策能力,推動農村擺脫“臟亂差”走向“環境美”。

小廁所,大民生。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加速解決民生關切事,因地制宜推進農村“廁所革命”。但記者調研發現,有的地區因為模式不適應,建了沒法用;有的因為缺乏管護機制,鎖上不讓用;有的因為質量不高,建了不耐用。

“傳統黑水、灰水處理是將黑水、灰水混合到一條管道統一輸送至污水處理設施,處理成本高,設施維護費用高。”王小東說,“互聯網+大數據”集中管控分散式農村生活污水治理系統,讓項目資金使用、維護更精準,運維費用極大降低。今年這一污水處理系統有望新增約3.5萬農戶使用。

記者調研發現,部分農村地區污水管網、污水處理站等基礎設施投入不足。此外,近幾年農村人居環境持續改善的同時,一些設施設備建而不管的現象仍時有發生。

農業農村部有關負責人表示,對城鎮周邊、中心村等實現截污納管或有條件建設污水管網的地方,可統籌推進農村廁所糞污與生活污水治理;其他地方主要採取單戶或聯戶的分散處理方式,充分結合農村庭院經濟和農業綠色發展,推動就近消納、綜合利用。

“要逐步建立政府主導、多方參與、市場運作的農村人居環境基礎設施管護機制。”國家發展改革委農村經濟司司長吳曉說,要鼓勵有條件的地區推行系統化、專業化、社會化的運行管護。探索農村人居環境基礎設施運行管護社會化服務體系和服務費市場化形成機制。(記者 侯雪靜)

图片a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