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抗疫日記

  3月31日 出發援滬

  3月31日清晨4點20分鬧鐘想起,怕吵醒孩子們輕手輕腳的起床洗漱,老公開車送我去衛健委和大家回合,順便再次提醒我東西是否準備齊全,也許是經常出差的原因前一天晚上已將需要帶的東西整理好並在睡前再次檢查一遍,出門接上同事(約好一起出發)。

  4點58分到達衛健委大院,與姐妹們一起上二樓,衛健委領導早已為我們準備好了早點,吃完上大巴車從大家的言語和自信的步伐中看出每位出徵者都沒有顧慮,無所畏懼,做好了這場抗疫的準備。

   大巴車7點到達池州,舉行了簡單的歡送儀式,池州市衛健委領導做工作強調並再次提醒大家做好個人防護,隨後三輛大巴疾速上上海使去,在車上大家不敢喝水,因為喝水就要上廁所,那樣就會增加感染機會。下午15點30分抵滬,曾經繁華的大都市現在呈現在大家面前的是一片寂靜,街道上空無一人,偶見穿着防護服的大白在進行核酸檢測。

  我們住在黃埔江邊的錦江酒店,大家在各組隊長的管理下有序下車,嚴格按照院感標準進行消殺,簡單的把東西放到房間後就開始領取物質、由小組組長分發到各成員房門口,消毒後再由成員拿到房間。各成員的活動空間只限於房間內部,不允許串房或到房間以外的空間,接下來再次進行穿脫防護服和核酸採集的培訓,每個人都很認真的培訓和練習,因為這不僅關繫到自身的防護也要保證採集的質量,標本的質量關繫著疫情未來的發展,所以不容我們有一絲懈怠。就這樣緊張的氛圍持續到夜間23點,終於一切告一段落,大家洗洗睡了,為明天的工作做好充分的準備。

   第一天,早早起床洗漱,酒店服務員已將早餐送至門口,7點10分一樓大廳集合上大巴車到達曹家渡衛生院,曹家渡街道辦葉主任和衛生院院長對我們的到來表示衷心的感謝,接下來由院長分配任務。每個點位一個點長,由點長帶着各自的人員到指定地點穿防護用品再前往各個點位。

  我、王慧、呂雪賢跟隨金點長來到某兩個小區,小區內長住人口2000餘人,其中新冠確診的一棟樓80餘人,密接樓80餘人,我們主要負責採集密接和其他封控人員的核酸,準備好所有物質,我們就開始有序的開展工作,第一位採集的阿姨大概60多歲,走進我們跟前向我們深深一鞠躬,表示對我們的感謝,那時我感覺心裡暖暖的,皖滬一家親,一方有難八方支援,正是我們都是同一條血脈,所以我們才在危難時刻互相幫助,互相支持。

  後面的採集中無數個“感謝”和“您們辛苦了”,正是她們對我們的理解和支持讓我們工作起來不那麽的疲憊。夜幕降臨,我們回到曹家渡衛生院,進行了一次核酸採集後等待其它隊員歸隊,衛生院已為我們每人準備了一份盒飯,在上車前後,進賓館後再次消殺,期間又收到曹家渡街道辦及衛生院對我們的感謝,經小組數據統計我們東至採集隊伍今天共採集約16250人次。

  4月6日 “上海人民不會忘記你們的”

  4月6日援滬第7天,今天氣溫在11~23度。

  我們池州的任務是上海閔行區約8萬人核酸採集工作,早上5點起床,簡單洗漱吃飯早飯,在酒店房間穿上二級防護服用品,下樓與隊員集合,7點隨車出發,8點鐘在閔行區衛生院拿上下午的防護物質由當地居委會工作人員將我們送至各個小區。

  我和至德醫院的姚文慧老師安排在浦晨雅苑小區,早已等在在小區門口的工作人員和志願者們看到我們的到來都表示衷心地感謝,其中一位志願者哽咽着對我說:“感謝你們來支援上海,上海人民自從疫情爆發以後壓力特別大,看到四面八方的同胞們來支援上海,真的很感動,您們的到來緩解了本地醫護人員壓力,同時也給我們帶來了希望。”

   8點40分我們開始進行採樣工作,居民們在志願者的安排下有序的排着隊伍,其中一位阿姨眼含淚水,飽含深情的對我們說:“太感謝你們了,謝謝你們來支援上海,上海人民不會忘記你們的,你們辛苦了”,那一刻我覺得我們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我們抗疫一條心,必能打贏這場戰役。

  上午11點,太陽有些燥熱了,穿着防護服的我們感覺悶得透不過氣來,採集核酸的手臂酸疼酸疼的,但我和姚文慧老師今天必須完成小區2000餘人次的核酸採集任務,不能停歇。

  志願者們心疼的給我們捏捏肩,不停的變換着採集的位置(避免太陽直射),中午12點我們的採集工作完成了一半,吃完中飯又馬不停蹄的投入到下午的工作中,此時的我們早已汗流浹背,從早上6點出門到現在我們不敢喝一口水,因為喝水就要上廁所,就要浪費一套防護服,我們想着早點結束任務就能早點回去休息。

  有個小朋友看見我們的汗水從防護面屏中滑下來,對着我們說:“阿姨,你們辛苦了”,說完翹起了大拇指為我們點贊,他稚嫩的臉龐讓我們看了也心疼,疫情讓這些孩子失去了太多的童年裡美好的東西。3點30分結束,共採樣2060餘人。結束的時候工作人員和志願者拉着我們合影,讓我們疫情過後一定要來上海玩玩。會的,大上海!人們嚮往的魔都城市,一切回復喧鬧與繁華,我們再相會。

  4點30分到達閔行區衛生院,採集完自身核酸(每次任務結束我們都要進行自身核酸採集),在大巴車上等待其它的隊員全部結束後再回到賓館,因為每個點位和進度不一樣,所以回來的時間也不一樣,那時的我們又累又餓,有的隊員疲憊的在座位上睡著了,嘴角掛着笑意,那是完成任務後放鬆的笑容。有的隊員唔着肚子這樣能讓肌餓感輕一點,有的隊員相互間分享着今天採樣的經歷,就這樣在7點30分等來了最後兩位隊員,終於可以回賓館了,一路上魔都的夜景讓我們感嘆如果沒有疫情,這個時間應該街上會很多人吧,她們或散步,或逛着商場,或三五成群在吃着小吃?其實車水馬龍,人來人往才是世間最美好的樣子,大家強打着精神在車上唱着歌為自己加油打氣,我們只有一個目標:戰勝疫情!上海加油!中國加油!

   4月11日 為了萬家燈火的逆行

  4月11號凌晨4點50分,援滬第12天,大家也許會問我為什麽現在還不睡,不是我不睡而是我們執行任務剛回到賓館,肚子早已餓得發慌,洗完澡躺在床上想着應該記錄點什麽?是的,我該繼續寫寫我的抗疫日記了。

   昨日白天,我們剛完成靜安區寶山街道的核酸採集工作不久又接到晚上支援徐匯區的核酸採集工作通知,大家來不及休整,匆忙吃下幾口飯,緊急準備防護物質。

  9點20分賓館大廳集合出發,夜晚的上海格外寧靜,只有徐徐吹來的微風提醒着我們還在繼續戰鬥。今晚的任務點位比較多人員分散,我以及東至的5位隊友被分配到最後一個點:徐匯區華涇街道。到達目地地已是夜裡11點,今晚主要採集混陽的人群也就是把之前10混1或20混1的重新篩一遍,採取單人單管口鼻聯合採集方法,把陽性人群找出來。

  說句心裡話夜間執行這樣的任務還真是有點膽怯,幸好同時執行任務的還有一位男同志,居委會的工作人員帶着我們一棟樓一棟樓的通知,自測抗原陰性的樓下做,陽性的我們上樓給他們做。

  可能是各方面溝通和協調的問題導致進度特別慢,凌晨2點35分終於完成採集工作,共採集35人次。回到華涇街道衛生院已是凌晨3點,但我們很多隊員還沒有結束任務。在等待的過程中,我們又累又餓有困,領隊給我們拿來了點心,但我們不敢吃怕在外面吃東西,有感染的風險。夜裡的涼風吹得骨頭發酸,手臂也冒起了雞皮疙瘩,臉上被N95口罩壓的疼痛難忍。

  3點50分,最後一批隊員也歸隊了,終於可以回賓館了,一路上車上寂靜無聲,有的人疲憊的捲縮在座椅上和衣而睡,有的人靜靜的看着車窗外,而我在想:疫情過後,我們再回想起這段經歷,肯定會為當初的選擇感到自豪和驕傲,我們逆行是為了讓人們都能嚮往日一樣正常的工作,正常的出行。萬家燈火,人間祥和,終是赴湯蹈火也值得!

   日日夜夜,奮戰已十餘天。相信每個人付出終將迎來勝利的曙光,疫情無情人間有愛,願山河無恙,人間皆安!願春暖花開,處處歡聲笑語!願我們的隊員都能被這個世界溫柔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