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連社區,一頭連方艙!面對考驗,浦東這個家門口轉運平臺指揮長如何“忙而不亂”

图片alt5月3日下午4點,白澤民負責的浦東新區川沙新鎮家門口轉運平臺8個點位里,陽性病人正式清零。“這一路走來不容易,”作為指揮長,白澤民在當晚的工作碰頭會上說起了近1個月的努力奮鬥,還不忘鼓舞大家繼續戰鬥的士氣。為加快陽性感染者的轉運速度,阻斷新冠病毒傳播鏈,浦東新區在各個街鎮建起了家門口的轉運平臺。而疫情之中的川沙新鎮,由於人口流動性大,一些居村委陸續“中招”,陽性人員一度滯留在小區里。為此,川沙鎮黨委組建成立了轉運專班,由一批派駐乾部和下沉乾部承接家門口轉運平臺工作,浦東新區城管局執法支隊二大隊政委白澤民擔當了指揮長的重任。“當時沒覺得什麽,就是乾,事後回憶,真是不容易”一開始,擺在白澤民面前的就是籌建5個中轉這一艱巨任務,“當時如果單純追求速度的話,肯定是五個點位同時進行最快,但問題不能只看一時,那樣的話,後續的數據、口徑、模式很容易不統一,反倒會影響工作效率。”在與領導和同事溝通後,他決定先做一個樣板再復制模式,成熟一個,發展一個,在開點過程中制定規範、搭建機制、鍛煉乾部、積累經驗。思路理順了,思想統一了,開點進程以每天一個點位的速度高速推進着。4月13日至4月15日,連續三天開啟了3個點位;4月16日,第四個點位開啟,第五個點位籌備。在這個過程中,平臺探索建立了指揮部機制,下轄轉運組、信息組、保障組、管控組,提高各組“接、核、轉、保”協同作戰能力,統一協調、指揮、支撐、保障各中轉點位,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中轉站一頭連着社區,一頭連着方艙,順暢了皆大歡喜,堵住了兩頭受氣。人員轉運,難在溝通協調、難在信息暢達、更難在群眾滿意。白澤民回憶起一路經歷的大考驗,至今記憶深刻,“當時沒覺得什麽,就是乾,事後回憶,真是不容易。”他自己還總結了一套轉運工作“五步法”,即“陽性人員做到應收盡收,信息快速準確歸集,待轉人員分類分級‘貼標’,依托屬地建立工作體系,大力發揚對群眾的人文關懷。”一個個工作機制建立起來,一個個操作口徑整理清晰,終究才能打通一個個解決路徑。 图片alt所有“疑難雜症”最後都上報到指揮長這里除了擔任指揮長,白澤民還經常化身“暖心大白”,當正在點位中隔離的老百姓出現焦慮等負面情緒,他就通過熱線電話及時安撫。4月29日,有個中轉點位上的解離“雙陰”客人及其“密接”人員超過了250名。消息在傳播後,白澤民的手機就沒有停過。一些人因為批次靠後未能當晚解離,一些人並不符合解離條件但因長期不能外出心情壓抑……指揮長的手機成了宣泄情緒的熱線電話。面對一輪又一輪電話“轟炸”,白澤民耐心說服,言明政策、曉之以理,及時平復客人的情緒,杯里的水來不及喝上一口。所有的“疑難雜症”最後都上報到了指揮長這里,於是剛拿起的杯子又放了下來,剛放下的手機又拿了起來,一個個指令,一個個請示,一個個溝通,一次次碰壁再一次次嘗試,一次次迎着罵聲把號碼撥打過去,最終解決了所有問題。一晚上下來,白澤民的聲音已近嘶啞,直到凌晨才能在沙發上抓緊時間睡會。這樣的事情還有很多,每當談到這些,白澤民總是淡淡地說:“沒什麽,都是子女,都是父母,將心比心嘛。”每次想表達對家人的感謝,話說一半就被各種電話打斷“每次都有不同的困難,在我們手裡都能一一攻破,英雄攻堅隊牛。”這是白澤民在工作群里寫下的一段話。他從成為家門口轉運平臺黨總支部書記的第一天起,就想着一定要把這100多人的團隊凝聚起來,擰成一股繩。於是,先鋒模範隊、英雄攻堅隊、志願服務隊、青年突擊隊4支黨建引領的抗疫戰鬥隊伍先後成立。每當遇到難題、困難、危險時,黨員總是搶在前頭,隊伍的凝聚力一下子提升起來。大家對白澤民的稱呼也從最開始的“白指揮長”,變成瞭如今更親切的“白大”。鐵漢也有柔情時,夜深人靜的時候,白澤民會通過視頻給家人報平安。自疫情爆發以來,他已經兩個月沒回家了,心裡很是牽掛,菜搶沒搶到,課有沒有認真上…每次想表達對家人的感謝,話剛說一半就被各種電話打斷。5月3日下午4點,家門口轉運平臺8個點位的陽性病人正式清零。然而,這場與新冠病毒的戰鬥還在繼續,白澤民也給大家加油鼓勁,“相信雨過天晴,大家回到崗位一定會有不一樣的工作狀態。”作者:唐瑋婕編輯:楊柳責任編輯:戎兵*文匯獨家稿件,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