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委會全員隔離後,身為人大代表的她扛起了“大管家”的責任

图片alt社區居委會全體人員因密接隔離“團滅”了,怎麽辦?近日,青浦區徐涇鎮仁恆西郊社區就遭遇了這道難題。緊要關頭,小區業主、靜安區新任人大代表劉麗瑩挺身而出,“臨危受命”接下了居委會的托付,負責仁恆西郊小區所有居民的核酸採樣工作。劉麗瑩說:“脫下‘大白’大家的身份各異,有小有成就的企業家,有機關單位的黨員乾部,有朝九晚五的打工族,一路走來,大家都是非常的辛苦,每個人的參與都很有意義,我們有時也會自嘲,說自己是力氣用不完的‘瘋子’,我覺得這就是我們的團魂,希望用自己的付出,讓社區每天平平安安、順順利利,早日迎來解封。”有“大管家”在,心裡就踏實了 图片alt居委會書記何海峰說:“其實從3月開始,劉麗瑩就已經是仁恆小區採樣工作的帶頭人了,從活躍在一線實際操作,到幕後召集、崗位安排、志願者排班,有這位‘大管家’在,我們心裡踏實了。”仁恆西郊小區共有近4000名居民,外籍人士多,人員結構復雜;劉麗瑩深知,小區“家大業大”,要做好這個“大管家”不是那麽容易的。“聽到居委會全員隔離的消息,我們剛開始是有些慌的,感覺一下子成了沒人管的孩子,還好有大家一起出謀劃策、相互鼓勵,讓我堅持了下來”。不過,豐富的管理經驗讓劉麗瑩很快就鎮定了下來。據她介紹,為盡可能防止交叉感染,封控期間,小區採用流動採樣的辦法,在收到第二天採樣任務通知後,會根據工位數不同,選用相應預案,對37個樓棟進行分組,以最短的移動路線節約採樣時間,並在居民群中招募18-60歲之間,疫苗接種2針及以上的熱心人士,擔任當天的志願者,每個工位配備3人,每次至少18人,分別負責PDA掃碼、搬運物資助醫、記錄採樣進度、與樓組長一起引導居民下樓採樣。志願者在上崗前,劉麗瑩都會組織大家提前40分鐘“碰頭”,再次講分工、劃重點,她堅持全程在場,居中把控,哪裡出了紕漏,都能立即妥善協調解決。她也會根據志願者的個人情況進行合理搭配,確保每個點位都有一名有經驗的“老白”,有細心的女生、力氣大的男同志、具備一定外語交流能力的志願者,從而更好地服務居民,讓工作開展更有序、高效。對於涉陽樓棟的採樣工作,她積極發動該樓棟內的“大白”志願者配合醫護人員上門進行,最大限度減少人員流動。有凝聚力,才有戰鬥力 图片alt作為緊急支援仁恆西郊社區居委會工作的負責人王俞歡告訴記者,“仁恆的志願者團隊十分有愛,大家給不同階段的志願者都起了昵稱,新手叫‘小白’,有了經驗就成了‘大白’,‘老白’則是對‘老將’的一種稱贊。”平日里,劉麗瑩對志願者們十分關心,她通過細心排班讓大家能有“休息日”;得知有成員缺菜,她拿出自家的物資分享;封控久了,她請出團隊中的理發師為大家義剪,正是點點滴滴的暖心舉動,讓她“收獲”了大家的擁護,截至5月1日,成員們以她為“核心”,最長連續核酸採樣達12天,總計開展採樣24次。早上5點多醒來搶菜,8點前組織抗原自測,緊接着核酸採樣,一直要忙到下午2點,之後又要馬不停蹄地投入本職工作、照顧家庭,深夜裡,還要與成員們開視頻會議一起總結完善,等候第二天的任務指令,這幾乎是劉麗瑩每日的作息安排,她開玩笑地說道,“要把時間管理得非常好,才能做完這麽多事。”她的線上好“搭檔”、居委會工作人員秦雯透露了這樣一個小“插曲”,一次視頻會議中,劉麗瑩的女兒聽到母親又要去當志願者,淚眼汪汪地問:“為什麽媽媽又要去當志願者,這次能不去嗎?小區那麽多人,應該輪流啊。”……秦雯說道,“K姐(劉麗瑩)有2個孩子要照顧,單位每天的工作離不開她,即使身體不舒服,她也沒有缺席過哪怕一天,這一個月來她是犧牲了自己陪伴孩子的時間,為大家做這些事,她真的付出了許多,令我十分佩服。”“抗疫工作中最難的,不是做核酸、不是發物資,是調節、疏導好自己和居民的情緒。”有的要居家辦公,希望採樣能早點,不打斷工作;有的喜歡睡到自然醒,晚點做更好;有的居民質疑劉麗瑩畢竟不能全權代表居委會,組織起來“名不正、言不順”……即使再成熟的方案,也不能做到盡如人意,她和志願者們免不了聽抱怨、受委屈。對此,劉麗瑩是這樣跟成員們說的,“受了委屈就回來跟我講,大家一起分享一起扛,也不能僅僅停留在語言本身,而是要學會耐心傾聽、細心解讀,這些言語背後蘊含着居民們未被滿足的訴求,我們要做的就是盡可能給居民們一個滿意答復。”目前,仁恆西郊社區居委會的全體工作人員,已經結束隔離回到崗位,但疫情防控尚處在關鍵階段,曙光就在眼前,此時此刻仍不能鬆懈;“既然我接下了這個任務,就一定會堅持到底,要對得起居民,對得起居委,也對得起自己。”劉麗瑩坦言道。作者:張天弛圖:徐涇鎮融媒體中心編輯:徐晶卉責任編輯:戎兵*文匯獨家稿件,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