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校師徒抗疫:“救火隊員”“運輸隊長”都是他們的身份

图片alt核對抗疫信息的朱世成“掃碼員” “快遞員”“裝車卸貨員”“分裝工人”“環衛工人”“巡邏員”……95後年輕黨員朱世成成為廣中街道何家宅小區的“萬能志願者”。作為虹口區青少年體育運動學校一員,朱世成身高1.85米,在人群中分外醒目。從上海本輪疫情出現時,他就擔任社區的志願者並住進了學校的會議室,睡在了簡易的瑜伽墊上。三十多天來,繁忙的志願工作讓他每每過家門而不入,年邁的父母常常趴在窗口上,眺望那個裹在防護服里的熟悉身影在樓棟間奔忙。而朱世成,連向他們揮手都顧不上。“不過,爸媽下樓做核酸的時候,是我給他們掃的碼呢。”朱世成自豪地說。這也是近期他離父母最近的一刻。盡管三十多天沒回家,但這些日子,他都要和自己的“師父”虹口少體校田徑高級教練員周斌見面,交流。因為他們都是疫情期間的黨員志願者。師父的影響體育人之間言語無多,卻句句暖心,“師父每次都關照我註意安全,保護好自己。”有幾日,朱世成轉運陽性病人回來很晚,錯過了飯點的他,桌上放着師父為他留好的晚飯。這樣一對黨員師徒的交集產生於十幾年前,朱世成小學三年級被周指導招進隊伍,跟着他練了10年。正是嚴格訓練讓朱世成成長,也是周指導的專業和敬業,讓他在畢業後選擇了教練員的道路。“長大後我就成了你’,這句話用在我倆身上非常合適。”朱世成說。疫情初期,師徒倆就一起報名當上了志願者,在浦東機場T1航站樓負責接待轉運交接工作。如今,兩年過去,師徒倆又下沉到社區,續寫佳話。 图片alt朱世成對樓層進行消殺周斌從小開始田徑專業訓練,2004年大學畢業後進入虹口少體校開始教練員工作。“十多年的教練生涯中,我一直在基層跟小朋友打交道,性格外向,平時跟隊員相處也很好,我們的訓練不僅僅是身體素質訓練,更重要的心理的健康和強大,我的隊員都是開朗而有活力的。”兩位“體育人”身體素質好,這是他們的優勢,也是他們在抗疫事業中沖鋒陷陣的基礎。“我年輕,又是黨員,當然要沖在前面。”在社區,朱世成隨時待命,每天從早晨穿起那身大白制服到夜幕降臨,工作十多個小時,呼出的水汽經常附在面罩上,模糊了他的視線。老舊小區的多層樓房沒有電梯,他背着50斤重的消殺桶爬上六樓,重心不穩,光線昏暗,即便有良好的基礎,他也常常會摔倒,艱難地扶牆起身之後,朱世成依然跨出堅定的步伐,再上一層樓。工作結束後,悶熱的防護服里已全是汗水。徒弟的堅持4月11日,朱世成的志願者隊伍出現陽性患者,他隨即緊急進行自我隔離,在幾天的抗原試劑自測和核酸檢測結果陰性後,再次投入到支援工作中。隨着經驗的累計,他的工作種類也越發多樣,從核酸檢測“掃碼員”,到分裝抗原檢測試劑的“分裝工人”;從居民生活物資運送的“裝車卸貨員”,到裝填集中居民生活垃圾的“環衛工人”……小夥子成了志願者中的“萬能救火隊員”。 图片alt物資運送中4月16日,朱世成被緊急安排作為轉運聯系負責人,完成何家宅小區內陽性患者的轉運,24小時待命。為了保護陽性病人和密接者的隱私,轉運工作通常在晚上進行。深夜時分,遇到腿腳不便的老人,他把他們背下樓,騎着三輪車接送到上車集合點。在他和其他志願者的共同努力下,銜接環節漸漸順利起來。為了應對突發情況,小朱的手機24小時開機,確保能及時收到通知信息。天天與陽性病例面對面,這個95後的大男孩感到過害怕嗎?朱世成坦盪地說,不害怕!大多數人的症狀並不嚴重。徒弟尚且如此,師父的志願者工作更是啟動得早。早在3月中旬,周斌曾以維護核酸檢測現場穩定的“秩序員”身份來到保定路工地支援核酸檢測工作,4月初,他變身“搬運工”再次來到這里,運送涼城街道給秀苑小區的補給物資,一天奔波幾個來回。將物資運送至小區清點後,再將多出來的部分物資勻給周邊其他小區。 图片alt瑜伽墊變身行軍床在做好秀苑小區志願者工作的同時,周斌還是學校的“聯絡員”,協調聯絡學校所有一線志願者,他需要在工作結束後往返於幾個地方,將組織部發放的援助物資送達。“晨光熹微中出發,燈火通明時撤離”成了師徒倆每天工作的真實寫照。正因為有了他們,居民在面對疫情時才更有信心、更安心。(新民晚報記者 徐翌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