碾壓密室逃脫、劇本殺,“頂流”露營的輕奢時代

來源:新京報

图片alt5月4日,游客在奧林匹克水上公園搭帳篷享受五一假期美好時光。圖/IC

  今年五一假期,露營成了戶外“頂流”。

  一頂帳篷、一把折疊椅、一塊天幕、一塊空地,有了這些,基本就可以張羅起一場說走就走的“露營”。在各類社交平臺上,與露營有關的照片、帖子早已刷了屏,在某生活方式分享平臺,關於“露營”的帖子也已超過200萬篇。

  實際上,早在清明小長假中,“露營”無疑是大熱主題之一。受“露營熱”帶動,相關產品的消費迅速走俏。一周內,僅天貓榜單上的天幕帳篷銷量便達4.5萬件,海底撈等餐飲企業也試水半成品燒烤外賣,佈局戶外餐飲。

  如今,露營開啟輕奢風時代。

  有報告稱,露營已碾壓密室逃脫、劇本殺等游戲,變成了95後的最愛。這項傳統的小眾運動,不僅破圈成為當下最熱戶外項目,而且燃起“燒錢”之風——此前玩家通常只攜帶帳篷、睡袋,現在都是開車前往比較舒適的環境,甚至有氛圍燈、咖啡機等較為小資的物品。

  受年輕人追捧,早在2015年砸近百萬元打造露營地的鄧麗(化名)開始頻繁接到訂單。幾乎每到周末,她的露營地都擠滿各地玩家。

  鄧麗告訴記者,露營地客單價在1000元左右,復購率為30%,頻率最高的能達到十多次。但很快,自己營地設備無法匹配年輕人的需求。“年輕人對露營的要求、設備配套更為精緻。”

  露營有何魅力?熱潮背後,露營地運營真有想象中那般輕松,也是一個不錯的掘金地嗎?

  Z時代涌入:邊享受大自然,邊社交

  浙江杭州周邊一處戶外露營地里,林靜(化名)興奮地搭着帳篷,朋友在一旁的草地上擺放桌椅,男友不斷地翻滾着燒烤架的肉串。當一切都收拾妥當,期待已久的露營旅程正式開始了。

  “第一次去露營是國慶節,沒想到立即愛上這種生活。”林靜告訴記者,自己每次刷到露營視頻時,總會對UP主置身戶外的愜意生活心生嚮往,但工作緣故平時少有機會接觸露營,如今難得有假期滿足願望,自然不會錯過。

  “和三四個朋友盡情在草地上玩耍,晚上聽着音樂,吃着烤串,喝着啤酒。睡在帳篷里抬頭就能看到月亮,運氣好還能看到繁星,盡情享受離開城市喧囂的安寧時光。”林靜說。

  同樣熱衷戶外生活的95後小雀(化名)告訴記者,自己越來越不滿足僅是透過屏幕觀看他人分享的露營視頻,決定也去體驗一把,“誰知道一嘗試就‘陷’進去了。現在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拉上朋友前去露營。”

  有着同樣想法的年輕人不在少數。露營這項“最親近自然”的休閑方式,迅速成為當下Z時代群體所青睞的度假選擇。

  “來露營的人群明顯以年輕人為主,通常會占據八成以上。”在重慶周邊經營露營生意的鄧麗告訴記者,每到節假日都會看到在草地上玩耍的年輕身影。

  《中國露營市場行業淺析報告》數據顯示,露營人群年齡主要分佈在20-50歲,人群類型也以熱愛戶外活動的驢友群體為主,但同時也包括熱衷出行游玩的情侶、家庭及個人等。

  市場熱度隨着年輕人涌入不斷攀升。窮游網最新數據顯示,2020年露營熱度增長了303.5%。根據小紅書數據,僅是在2021年五一假期的前三天,平臺上“露營”搜索量同比增長230%,出現了29萬多篇相關筆記。而在國慶期間,相關筆記數量同比增長高達1116%。

  “露營不僅能放鬆身心,還能認識很多平時根本不可能接觸到的朋友。”事實上,露營所帶有的社交屬性,更是讓年輕人為之動心。小雀和男朋友正是通過一次露營認識,此後彼此又相約去了幾次露營,兩人自然地走到一起。

  根據《2021 Z世代露營式社交白皮書》,年輕人可以在無壓力的環境中進行真誠的交流,進而建立起高質量的社交關系。同時在露營過程中容易找到興趣一致的朋友。其所調研人群中,78%的95後表示,露營過程中交的新朋友相處得更久。

  “在大自然的環境下,大家更容易打開心扉和朋友交流溝通。”林靜說,盡管才去了兩次,卻認識不少新朋友,對自己擴大社交圈也有着極大幫助。

  躋身“破產消費”新三寵

  要購置一套完整的露營裝備,並不便宜。

  在林靜的購物清單上,詳細地記錄着每一筆開支,包括帳篷、天幕、折疊椅、睡袋、卡斯爐等裝備,前前後後花費了差不多四五千元。如果算上露營行程所花費的來迴路費以及場地費用,還要多支付上千元。“這些都只是入門比較便宜的,不少老玩家的裝備動輒上萬元。”

  露營走紅,讓戶外裝備水漲船高。貝殼財經記者登錄淘寶平臺以“露營”為關鍵詞搜索看到,約有數百家商鋪銷售相關商品,其中帳篷、睡袋等裝備按照材質、品牌、功能的不同,價格從幾百元到數千元不等,而海外品牌價格更貴,不乏近萬元。其他配套裝備價格則大多在幾十元至上千元不等。

  “自2020年開始,生意明顯比以前好了很多。”在四川經營着一家戶外用品店的劉飛(化名)說,最初店里就是賣一些帳篷等商品,後來逐漸發現無法滿足當下消費者需求。不少新玩家除了購買必備用品外,還會選購不少周邊商品。

  劉飛告訴記者,之前的露營傾向於重裝徒步的戶外項目,玩家出於體能考慮,通常只攜帶帳篷、睡袋。而如今新玩家更偏好於輕奢露營風,都是開車前往比較舒適的環境,所準備的物品也相對較多,甚至有氛圍燈、咖啡機等較為小資的物品。

  “每次選擇露營裝備時,雖然知道有些東西不一定實用,但總會忍不住去看看,然後抱着‘說不準就用上了’的想法下單。”小雀告訴記者,這些年自己購買了兩三萬元的戶外裝備,每次出去露營感覺就像是在搬家。

  不得不承認的是,正是這些新玩家涌入,推動着露營裝備市場爆發。

  “現在訂單和上一年同期相比,接單量增長了80%。”在浙江一家戶外用品生產工廠工作的大華(化名)告訴貝殼財經記者,這兩年國內市場興起讓工廠銷量爆發,幾乎隨時能接到露營地打來的訂單電話,2020年8月到2021年5月工廠銷售額破億元,“按照市場發展趨勢估算,產銷量或許會得以更大的爆發。”

  2021年天貓6·18消費大數據顯示,“露營、垂釣和沖浪”已超越宅家的“手辦、盲盒和電競”,成為90後“破產消費”新三寵。根據蘇寧易購大數據,國慶節前三天,露營裝備銷量同比增長76%,其中受玩家追捧的“天幕”類帳篷銷量同比增長178%,而野餐墊銷量也同比增長58%。《2021年-2025年中國戶外露營行業市場行情監測及未來發展前景研究報告》稱,戶外露營行業市場規模持續增長,或將於2026年達到150億元。

  受市場利好,不少行業公司得以迅猛發展。以A股上市公司牧高迪為例,據媒體報道,其2018至2019年期間內銷渠道營收在1.5億元左右,但在2021年上半年營收達到1.23億元,大增86.53%。

  迎合年輕人“輕奢”需求,粗放露營“不香了”

  在鄧麗(化名)看來,露營的風潮確實越刮越大了。

  早在2015年,喜歡戶外運動的鄧麗和丈夫在老家砸下近百萬元,租了塊面積為20畝的空曠場地,打造起露營地生意。

  “彼時國內專用於露營的場地並不多。”鄧麗向貝殼財經記者回憶稱,戶外露營盡管多年前在國內就已興起,但最初階段受制於場地、天氣、裝備等客觀因素,很多人在嘗試過一兩次後就放棄了。

  貝殼財經記者瞭解到,早期的露營場所大多是在山間或者溪水旁。條件也相對落後,往往還會受天氣變化而出現各種狀況。鄧麗印象深刻,一次她和朋友在帳篷睡得正香時,突然聽見外面傳來嘈雜的聲音,起床後才知道露營地突遭暴雨,雨水將露營的物品全部打濕,無奈之下只能匆匆收拾行李開車回家。

  “盡管露營早在國內興起,但市場真正爆發是在2020年。受疫情影響,年輕人認識到家庭和生活的重要性,開始選擇在節假日陪同朋友、家人回歸自然。”鄧麗說,這一認知將露營生意徹底推向高潮。

  受年輕人追捧的利好,鄧麗和同行們開始頻繁接到訂單。露營地的客單價在1000元左右,復購率為30%,不少客戶每年的露營次數都在四五次以上,頻率最高的能達到十多次。“如果時間長點的假期則早早就有客人咨詢下單。2021年8月下旬就已經接到國慶節的訂單,剛到9月中旬,就被全部訂滿。”

  不過,鄧麗發現自己營地的設備無法匹配年輕人的需求。“年輕人對露營的要求、設備配套更為精緻。不再單純將其視為戶外運動,更傾向於戶外休閑。當露營走向大眾化後,之前粗放的模式就會逐漸被精細化的模式替代。”

  貝殼財經記者瞭解到,初嘗試露營的年輕人更希望場地運營方能提供各項設備,以達到“拎包入住”的效果。甚至不乏玩家表示晚上並不希望住在帳篷,只是用類似場景進行拍照打卡。

  “以前去體驗過比較粗放型的露營。條件相對艱苦,天氣炎熱不說,野外蚊子也多,根本沒辦法忍受。”小雀告訴記者,而現在這種更像是享受生活,兩相對比下,肯定選擇後者。

  為了迎合這一群體的需求,鄧麗在自己的牧場搭起了木屋,還特意購置了幾輛廢棄的房車,以讓玩家夜裡有更多的住宿選擇。同時配置除了基本的帳篷、睡袋、燒烤架等設備外,她還購置了無線音響、天文望遠鏡、淋浴房等設備,“營地內部配齊設施,玩家不需要準備任何東西,一切都由露營地服務商提供。”

  “露營地必須摒棄傳統簡陋的裝備,轉而營造精緻且齊全的環境,這或許才能吸引到更多新玩家。”劉飛說。

  受益於市場熱潮推動,露營地也成為香餑餑。企查查數據顯示,目前國內共有2.1萬家露營地相關企業,2020年新註冊企業7933家,同比增長331.6%,2021年前5月新註冊6957家,同比增長286.5%。

  成本投入上百萬元,露營是門好生意?

  “以前從業者大多都是戶外愛好者以及專業裝備生產商,但現在聽說包括地產公司、車企也開始跨界入行。誰都希望能從中獲利。”鄧麗告訴記者。

  據媒體報道稱,露營的火爆行情吸引了眾多入局者。除了民宿、餐飲老闆,首旅、開元旅業等旅游巨頭也藉著資源優勢開發露營地。同時,房車企業為了產業鏈的延展和閉合,紛紛進入露營地設計和運營行業,甚至融創、萬科等房企也開始佈局這一市場。

  有數據預估,我國露營市場發展態勢迅猛,市場規模從2015年的80億元增長至2020年的430億元,年均復合增速約40%,預計將於2026年達到1500億元。

  但要想運營好露營營地,並不輕松。

  “盡管行業發展已有多年時間,但弊端仍長期存在。”鄧麗告訴記者,露營營地存在着和酒店行業類似的“周末經濟”情況,“節假日人滿為患,而在平常卻幾乎沒有人來,營地經常出現空置。時間長了內心還是會產生焦慮,擔心周末生意如果不好的話,可能就會虧損慘重。”

  貝殼財經記者瞭解到,露營是季節性活動,市場黃金期主要集中在四五月和十月、十一月春秋兩季,其他時段因為天氣原因少有玩家光顧。

  “要打造一個露營地需要巨大的前期投入。通常單個營地光是購買裝備的價格就在40萬元上下,如果再算上動輒數萬元的租金、工作人員開支以及水電、廁所等基礎設施的費用,單個露營地的成本需要上百萬元。”鄧麗說,這些成本通常只能靠黃金期內的收入賺取,其他時段收入基本忽略不計。

  鄧麗也曾嘗試在工作日開展稍微低成本一點的活動。她曾舉辦過篝火晚會、親子活動以及露天電影等活動,但效果並不明顯。

  另一方面,同質化嚴重、單一盈利模式等難點也成為露營地經營者需要考慮的問題。

  小雀告訴記者,自己曾去過多個露營地,發現這些場所整體風格大致相同,並沒有特別讓自己產生“非住在這個地方”的念頭。“時間久了也就對露營地的選擇沒太多要求,就是看費用和距離了。”

  事實上,多位從業者在接受採訪時坦言,露營地的商業模式還在探索階段。相對歐美和日本等較為成熟的市場,當前國內市場並不穩定。而露營盡管勢頭火熱,並不保證所有人都能從中獲利。

  雖然目前經營並不輕松,鄧麗依然對露營市場有信心。“露營行業仍存在難題,市場爆發以及顧客增長速度讓它未來或許能成為一個千億級市場。況且只要人對自然有所嚮往,那麽露營就存在繼續爆發的機會。”鄧麗說。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覃澈 編輯 王進雨 校對 趙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