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湖北“最貪”釘子戶,連夜加蓋一層只為千萬賠償,如今怎樣

在閱讀此文之前,麻煩您點擊一下“關註”,既方便您進行討論與分享,又給您帶來不一樣的參與感,感謝您的支持!

前言

“我不管,你要是不給我加錢,我就不搬離這個地方。”

這個大肆叫囂的男人,是湖北郭家灣村的楊先生,而讓他露出了這一副難纏的嘴臉,無外乎是因為一個“利”字。

图片alt

2011年,在湖北省宜昌市郭家灣村,聚集了一眾房地產開發商。

他們準備在這里開發出一個產業園區,楊先生也是這村裡眾多拆遷戶中的一員。

可就在開發商和村子里的住戶都協商好了具體的拆遷事宜後,這位楊先生卻突然反悔了。

甚至連夜將家中的住房加蓋一層樓,只為可能存在的“千萬賠償款”。

那究竟是發生了什麽,才讓楊先生的態度發生了急劇的轉變呢?

接下來,便讓我們一起回到2012年這場湖北省郭家灣村的拆遷風波,詳細瞭解下這位拆遷戶楊先生的心理活動。

小村莊迎來拆遷

隨着社會的發展,越來越多的高樓大廈林立起來,能用於城市建設、城鄉規劃的土地資源越來越少。

為改善這一情況,國家也出台了很多拆遷徵地補償安置措施,保障老百姓的拆後生活。

图片alt

比一起富二代來說,“拆二代”在一段時間形成了一種令人艷羡的身份。

只要自家的牆上用油漆大大地寫上了一個“拆”字後,也一定程度上代表了這個家庭日後的生活,可以得到實質性的經濟保障了。

這個“拆”字,更多代表的就是隨之而來的拆遷款,代表的是一筆可觀的財富。

在當今社會,通過拆遷賺錢的例子有很多,但是在拆房的過程中,人性的貪欲可能也會隨之成倍增加,導致了拆遷的具體事項很難推進。

這不,在2012年,湖北省的郭家灣村就發生了這樣一起事件。

2011年,平靜的郭家灣村來了幾名開發商人,給這里帶來一個振奮人心的好消息。

原來,他們村子所在的位置,已經被納入到了國家高新技術產業園區的建設範圍。

图片alt

這幾名開發商和當地政府,想把這里開發成一個產業園區,帶動當地的經濟發展。

他們親自到此地,也是想盡快敲定拆遷一事,為自己謀求一些經濟效益。

開發商先是把這件事情和村委會商量了一下,大家一致覺得這件事情是“雙贏”的局面。

村委會對於開發鄉村,造福百姓的好事,自然高興不已,趕緊用大喇叭通知了鄉親們。

在通知消息的時候,村乾部也順便提起了開發產業園,能拆遷到每個房子住戶的房子,也將會給予他們一定的拆遷賠償金。

隨着這個消息的傳播,這個小鄉村瞬間便炸開了鍋,村民們紛紛走出家門,奔走相告。

在這樣一個小村莊中,若是靠自己的努力想要在縣城裡買一棟房子,那是要付出半輩子努力的。

可是現在,只需要在同意書上簽下自己的名字,不僅能夠擁有在縣城裡的房子,甚至還會得到一筆不小的賠償款。

图片alt

這對於村子里的大部分居民來說,絕對是一件好事。

村民們的熱情高漲,最後大家聚集在村委會開始商討,每家每戶能得到多少拆遷賠償款。

而政府這次給每家每戶的拆遷補償方案也是非常人性化的,是按照每家每戶房子的大小以及人口,來給他們分配在城市裡的樓房數量和賠償款的金額。

可是,但凡涉及到利益的事情,總是會出現一些爭吵的。

《郭家灣村拆遷安置辦法》條例的簽訂

村子里的村民們都希望自己能夠得到更多的房產和賠償,因此,每個人都開始宣稱自己家的土地占的面積更多。

處理每家每戶分得的賠償款一事,就讓村委會忙活了好長一段時間。

不過大家也都鄰里鄉親的,住了很多年,倒不至於為了一點點錢就撕破臉面。

只要賠償款項相差的不是太多,村民們也大多都同意了,在政府的協調之下,配合安置。

图片alt

於是,在2012年,郭家灣村全體村民就討論通過了一則《郭家灣村拆遷安置辦法》的條例。

這則條例明確註明瞭,拆遷後將會給該村529戶村民還建安置小區,政府將共建房屋1340套,並為他們落實符合政策的失地農民養老保險。

而配合拆遷安置的村民里,就有楊先生。

图片alt

楊先生家,是一個擁有着上下三層的小樓房,開發商決定按照他們家三層的公攤面積盡數賠付給楊先生,他家得到了近200萬的賠償款。

楊先生聽到這個安排後,也是十分高興,他也和村子里的居民們一樣,很快就在拆遷同意書上簽了自己的名字。

同年9月份,楊先生和其他簽字的村民一樣,早早地就把自己的補償款拿到手了。

拿到賠償款的村民們卻有些傷感,大家畢竟已經在郭家灣村住了很多年,祖祖輩輩都生活在這里,對這個村子還是有一定感情的。

馬上就要離開這里,前往其他地方生活了,很多年邁的老人還是有一些不舍。

於是大家便商議着在村中的廣場上舉辦一次宴席,作為他們對這個村莊最後的告別儀式。

图片alt

在村委會的組織下,大家在廣場上大擺宴席,觥籌交錯,談天說地。

酒過三巡之後,有些村民已經開始有一些醉了,想到什麽就說什麽,隨意發表自己的意見。

“我這輩子都沒有想到,自己還能等到這一天。家裡那兩間茅草屋,經過拆遷之後,還能夠住上城裡的樓房。你說人的命運可真是瞬息萬變吶!”

楊先生也在一旁聽着大家的發言。

在幾句簡短的談話中,當他瞭解到,這個人僅憑着幾間茅草屋,就可以分到與自己差不多的房產面積和賠償金。

這讓楊先生的心裡開始變得不平衡起來。

回到家後,楊先生思前想後,心中越發不平衡了起來,他最終決定向開發商再多索求一些賠償金。

加蓋房屋,索要更多的賠償款

第二天,楊先生便找到了村委會,聲明希望能在自己的土地賠償金上再多加一些錢。

图片alt

楊先生認為自己給出的理由非常的合理。

他聲稱,自己現在住的房子是家裡的老人一輩一輩地傳下來的,可是傳到他這一輩的時候,房子因為年久失修,有很多地方都變得不牢固了。

所以他在2005年的時候,就和家人花了很多的錢,把自己家的這棟三層的房子從里裡外外都進行了翻新。

那次重新翻新,他也更換了家裡很多的傢具,甚至還請人幫忙翻修里裡外外花了很多的錢。

而現在才僅僅住了幾年,就要拆遷。楊先生覺得自己之前花費的裝修費非常的不合算,所以才準備想再多要一些賠償款。

村委會在聽說楊先生這般無理的請求之後,立即拒絕了他的請求。

當初在簽訂好拆遷協議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把上面派發的房子和補償款都合理地分配好了。

因為楊先生自己感覺不滿意,想要再給他的拆遷房追加一些補償款,這無異於是在“坐地起價”。

图片alt

若是同意了這一請求,其他鄉民們很有可能會紛紛效仿這一做法,完全不利於推進房屋的拆遷安置工作。

經過很長時間的調節,好不容易讓大家的心中覺得已經是一碗水端平了,可不能因為這一個無理要求,再次讓大家心中的那桿秤失衡了。

所以,村委會給楊先生的態度是絕對不可能再多給他家任何的賠償,還是讓他按照已經簽訂好的協議,履行之前的承諾。

村委會的工作人員繼續動之以情,曉之以理。

表示大家這麽多戶人家在一起,難免有分配不均勻的現象,但他們已經盡量確保大致上每個人的分配能夠做到公平合理的。

可是工作人員是站在大局上考慮的,楊先生本人則是為自己考慮的。

所以哪怕,此時村委會的工作人員說得再苦口婆心,楊先生也不為所動。

图片alt

在村委會這里碰壁之後,楊先生回到家,越想越覺得自己委屈。

可能人鑽了牛角尖之後,永遠覺得自己當時認為的就是真理,就是對的。

楊先生並沒有因為村委會給他的勸告,就打消了要繼續索要更多賠償款的念頭。

想到既然拆遷所得到的賠償款和房產面積,是按照每家每戶的人數以及房子的數量來補償的。楊先生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

他竟在回家的第二天,在一夜之間,在自家的三層小洋房上,又蓋起了一層洋房,讓原本的三層小閣樓變成了四層小洋房。

之前開發商給分配房子,就是因為他們家有着三層小洋樓,那現在他們家有了四層小洋樓,怎麽說也應該再多分配一些補償款了吧!

望着自己連夜加急修完了這第四層小洋樓,楊先生的心裡不滿有些自豪,他再一次找到了村委會。

图片alt

開始施工

這一次,楊先生更是直截了當,根本就沒有給工作人員有任何可以緩沖的餘地。

“要麽給我2000萬的賠償款,要麽就給我分10套房子。要是沒有這兩個東西,你無論說什麽我都不會從郭家灣村搬走了。”

楊先生的態度非常的強硬,大有一種“我就是在耍無賴,你又能把我怎麽樣”的架勢。

面對楊先生這種無賴的行為,村乾部也非常頭疼。

無論是10套房產還是2000萬都是一筆不菲的開銷,再拿出這些錢賠付給楊先生,對於開發商來說,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村乾部前前後後來楊先生家中共7次,並且還與楊先生打過20多次的電話,但楊先生始終還是那一套說辭。

幸好,楊先生一個人的無理索賠,沒有掀起太大波浪的,而當地的工地建設也按照計劃。開始夜以繼日地開工。

图片alt

所以村乾部和開發商面對這楊先生一家的態度,他們所能做能夠做出來的反應,也只能夠是暫時的置之不理。

而楊先生倒是也不害怕他們的這種態度,在修建第四層洋房的時候,楊先生也是做出了一些的準備。

他瞭解到,若是想要在這一片土地上開發產業園,就一定要把這里的住戶全部都給清零,只要有一家住戶仍然在這一片土地上,那麽這個產業園區就蓋不起來。

也看到過一些報道上,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出現了很多的“釘子戶”。

最後大部分的結局,都是工作人員和開發商妥協願意賠付給原駐地釘子戶一些補償,事情才罷休的。

楊先生自認為自己有的是時間,和這些開發商和村乾部耗下去。

畢竟要在這里建設一個產業園區,最着急的應該是可以獲利的開發商,只要他堅持一段時間,想必這些開發商一定會向他低頭的。

因此,楊先生就成為了郭家灣村最“倔強”的一個釘子戶。

郭家灣村的其他村民也相繼搬離了老宅,住到了新房子里。

周圍的一座座民房都被推倒,只有楊先生的家裡的四層小洋樓還挺立在這片土地上,遲遲沒有動工。

那麽,這件事情的後續又怎麽樣了呢?

斷水斷電,淪為孤島

楊先生家周圍的其他的房屋,每天都在動工拆遷,拖拉機行駛過的時候總是發出特別大的噪音。

但是楊先生本人卻一點都不覺得煩躁,他一沒事就喜歡坐在門前看看別人家的房子被慢慢夷為平地,他家房子周邊的石頭土塊越堆越高。

他堅信,只要等周圍的房子全部被拆遷乾凈之後,開發商一定會向他低頭的。

可直到周圍的房子一戶一戶地都被夷為平地了,開發商也沒有敲響楊先生家的大門。

图片alt

因為噪音實在吵鬧,楊先生一家曾也搬出去租住過一段時間。後來,因為經濟問題,他們便又返回了家中居住。

但也就是這一次的租房,導致他家在很長一段時間無人居住,當地供水單位給他家的供水系統停掉了。

之後又因為周圍工地的施工,讓他家的供電線路也被迫中斷了。

楊先生多次來到宜昌市信訪局,請求恢復自己老宅的水電,以保障他們一家生存的基本要求。

但是,楊先生的“鼎鼎大名”早就被大家所熟知,因此從大局考慮,信訪局沒有恢復楊先生家的水電。

楊先生居住的這一片地區,生活上也變得越來越不便利。

附近連帶着一些超市和其他用品相關的地方,也通通都被拆遷了,想要採購一些生活物資,他們一家甚至需要跑到數公裡外的小賣部去購買。

图片alt

隨着這一片土地越來越空曠,楊先生一家的用水、用電問題,成了一件最為困難的事情。

每天清晨,楊先生家都要跑到一公里以外的河中挑水回來用,家裡沒有電,他們一家就只能將就用蠟燭和柴油來維持照明。

但這些都不足以讓楊先生感到害怕。

真正讓他最為揪心的是,每逢當地下大雨,他都要為雨水會不會將房子周邊的土石沖垮,發生滑坡泥石流,將自家的房屋給一並掩蓋了。

所以,每到下雨天,楊先生一家都難以入眠,時常要在擔驚受怕中度過這艱難的一夜。

2015年,郭家灣的村委會還在勸說楊先生一家的搬遷計劃,村乾部仍多次前來楊先生的家中,商量拆遷問題,希望盡快讓他們一家搬離此處。

图片alt

上門前來勸說楊先生的村乾部,也承諾為保障楊先生一家人的正常生活,他們會解決好楊先生一家人搬遷前的家庭用水用電問題,以及在汛期災害的防治工作。

村委會希望可以用自己的誠意打動楊先生,最終搬遷至新家居住。但最終這些都被“倔強”的楊先生給拒絕了。

2016年,楊先生一家依然居住在這座“孤島”上。

為什麽要稱它為“孤島”呢,因為在同年8月17日,一些航空愛好的拍攝者 ,來到了郭家灣村周圍進行游玩,無意間拍到了楊先生家的房子。

根據無人機拍攝的照片來看,楊先生家的房子周邊已經堆滿了石土,而他家房子的位置就在石土的正中間。

整個形狀就如同“鍋底”一般,又像是一座“孤島”,孤零零地矗立在這里。

图片alt

放棄自己的“倔強”

而隨着時間的推移、時代的發展,那些從郭家灣村搬遷出去的村民們,生活也有了巨大的變化。

他們紛紛住上了政府為他們安置的新房中,日子是越過越紅火。

在當地,在郭家灣這片土地上,也來了眾多房地產公司前來投資建設。如萬科、恆大等國內知名地產公司,先後來到這里投資建房。

他們的到來,也讓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山村一下子出了名。每年郭家灣村的村民們甚至都能拿到不少的分紅。

四下無人之時,楊先生也在反思自己究竟是做了一件多麽荒唐的事情。

因此在2017年,楊先生終於打算妥協了,不再為自己無謂的“倔強”,讓一家老小跟着自己受苦。

图片alt

在與當地的開發商“抗爭”了四年後,楊先生主動找到了郭家灣村的村乾部。

表示自己對之前的行為表示非常的慚愧,並且願意重新接受當初所簽訂的拆遷協議。

村乾部也明白,自然而然的要給楊先生一個台階下。

雙方都各退一步,楊先生不再叫嚷着自己還要多少的賠償款了,村乾部的工作人員也明白,楊先生連夜加蓋了一層小洋房,肯定也付出了一定的經濟。

於是在原來的款項上,他們還是決定再多給一些錢作為補償,加到楊先生的補償款里。

這件事情在楊先生的妥協下,也算是圓滿的解決了。

兩年之後,楊先生也像他的同鄉一樣,來到了城市裡,住上了政府給他一家老小所分配的新房子。

图片alt

直到後來,還有記者專門採訪過楊先生的想法。

只見楊先生臉色通紅,撓了撓自己的頭,對着鏡頭表示自己對之前的那種不理智的行為深感慚愧,更是希望大家不要學習他的行為,以他為鑒。

任金嶺女士的堅持

其實,隨着社會的發展,城市規劃建設必不可少,很多地方都有可能需要拆遷重建。

而像楊先生這樣“倔強”的釘子戶,也絕不止楊先生這一例。

也不是每個人都是為了利益,才變成一個“釘子戶”的,更多的可能是迫於無奈才變成了“釘子戶”。

例如遠在河南鄭州東史馬村的任金嶺女士。

2007年,全國各地都在發展,河南當然也不例外。

可是河南的任金嶺女士,是無論如何也不願讓那冰冷的拖拉機,把自己的家夷為平地。

图片alt

無論開發商對其許下了數十億的賠償金作為饋贈,她就是不願意把自己的家給拆了,哪怕自己能夠得到一筆巨額的賠償金。

這就不免讓人疑惑了,究竟是什麽樣的原因,能讓任金嶺女士如此的“不通情達理”。

而隨着社會大眾的深入瞭解,才明白在任金嶺女士的眼中,覺得除了錢之外,更重要的是民族文化的傳承。

任金嶺女士當時已經有60多歲了,她和這個房子已經走過了數十年的風風雨雨。

從進入任金嶺女士家裡的那一瞬間,所有人都仿佛置身於古建築之中。

任金嶺女士向外人介紹,她家這套房子是從清朝乾隆年間就傳下來的,距今已經有200多年的歷史了,房子中還有很多地方都維持着古香古色的裝修風格。

图片alt

房梁上出處都是雕欄畫棟,其中的雕刻技藝十分精細,可以看出古時匠人的匠心獨具。

图片alt

任金嶺女士表示,如今這套房子已經傳承到了她手裡,已有了七代。自己的祖父和父親臨終前都曾鄭重交待,讓晚輩們要守好祖上留下的這份家業。

所以無論如何,她也要再繼續傳承給自己的子子孫孫,讓後來的人們都能看到當年的古市建築。

而在拒絕拆遷隊的拆遷之後,任金嶺女士也做出了一個非常重大的決定:

她把這套祖祖輩輩傳下來的,具有200多年歷史的清代建築風格的老宅,開放為一處景點,讓來往的游客進行參觀、學習。

“這都是免費的,從不收取客人的門票。”

任金嶺女士覺得自己真正的意圖是在分享,而並不是斂財。

图片alt

所以只要有天南海北的客人來到她的古宅參觀,自己都是十分開心的。她甚至還把家裡的一些老物件專門展出,讓大家看到歷史的沉澱。

任金嶺女士任女士的做法無可厚非。後當地的文物部門十分重視,專家們一致認為老宅主體保留十分完整,是難得的清朝中晚期民居。

於是,在2009年,“任家大院”被列為了鄭州市市級文物保護單位,後又經文物部門的再三審核,將任家大院更名為“天祥博物館”。

結語

現代工業需要發展,有很多地方也需要拆遷重建。但是有一些地方可以拆,有一些地方不可以拆。

像任金嶺女士的這座古宅,已經屬於中國古代匠人的智慧結晶以及歷史的見證。

而她堅持不拆房,並把這套房子免費提供給大家作為參觀,讓更多的人瞭解過去的歷史,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图片alt

世間萬物都是復雜的,不能用相同的眼光來看待不同的“釘子戶”。

拆遷的目的,是為了讓我們生活的城市越變越好,越來越符合現代化發展的潮流。

雖說作為一個在法律上獨立的個體,我們可以不選擇從自己生存了很久的地方搬離,是自己的自由。

但像任金嶺女士這樣,守着一所文化古宅的人還是少數,大部分的人其實還是像楊先生一樣,只是居住在一所非常普通的住宅。

而我們每個人都是社會的公民,理所應當為社會服務,為整個大局的發展而努力,作為一個的“小齒輪”在發揮着自己的作用,讓我們生活的社會變得越來越繁榮美好!

图片a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