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員跑腿騎手管控區做志願者:一天運送物資超200單 消殺40餘次

“是這兒,給我吧”,志願者王曉斌接過與物資停靠線外的一位快遞小哥確認地址後,傳遞給臨時管控區警戒線內的另一位志願者,經後者做消毒處理後,這份物資將被送給小區內的住戶。

5月5日是美團跑腿騎手王曉斌在甘家口街道做志願者的第八天。4月28日,海澱區甘家口街道出現確診病例,隨即有居民樓成為臨時管控區,為保障管控區內居民能及時收到生活物資,王曉斌當天就報名成了一名“駐扎”在管控警戒線外的志願者:送往社區的外賣、快遞等生活物資,將經由他們進行分發和消殺,再被傳遞至管控區內的志願者。這種“層層把關”的方式,能最大程度避免外賣、快遞小哥與管控區內的居民直接接觸,相當於在居民和外界來訪者之間架了一座“安全橋”。

“我是個黨員,就應該最先站出來”

王曉斌所在的白堆子社區,從內到外被劃分為三個區域:外界區、緩沖區、社區內。社區內外由一條警戒線分割,社區內為管控區,社區外到馬路邊又被留出一條約10米長的通道作為緩沖區。所有送到社區的外賣、快遞,都將先由王曉斌和其他志願者簽收,經過消殺分揀後再傳送至管控區內。

“這樣做一方面能提高效率,幾號樓在哪個方向我都清楚,他們給我就行,我們分揀後能很快幫居民送去;另一方面主要是也盡可能讓其他騎手、快遞小哥遠離管控區,減少他們的彈窗風險”,4月28日,在得知甘家口街道部門區域實行臨時管控後,王曉斌第一時間響應美團對黨員騎手的號召,報名加入了疫情防控的保供服務隊伍。

說起初衷,這位46歲的中年男人有些靦腆,“也沒什麽特別的原因。我是個黨員,就覺得自己就應該最先站出來,總不能為了個人的小利益,就把大家的利益拋開吧。更何況這片環境我很熟悉,既然有能力為大家分憂解難,我就順手做一些。”

图片alt

據王曉斌介紹,在北京做騎手的一年多時間,他一直在甘家口街道附近跑單,對附近的街區都很熟悉,“這里小區面積都很大,人口多,尤其老年人特別多,而且很多是獨居老人,這次被臨時管控不能出小區,需求那麽多,社區工作者的壓力肯定特別大。我瞭解這里的情況,聽到招募志願者,就馬上來了。”

每天交接物資200多單,消毒40多次

每天上午9點到11點,下午4點到6點,送到小區的快遞、生活物資單子比較集中,都是王曉斌最忙的時候。“來,確認一下地址,沒問題交給我就行了”,在緩沖區外,王曉斌一刻不停地轉運着外界送來的快遞、外賣。黃色工服外套件藍色馬甲,左胸前的馬甲上還別着一枚小小的黨徽,最近常在白堆子附近送單的人幾乎都記住了這位熱心憨厚的大哥。

“這幾天差不多什麽生活物資都送過,大到幾十斤的米面油,十多斤重的蔬菜、水果,小到速食麵、衛生紙……”,從4月28日到現在,每當社區有需要,王曉斌總會第一時間回復消息:“我可以去”。“五一”勞動節當天,王曉斌也選擇在社區門口的緩沖區外度過。上午完成100多單物資傳遞後,王曉斌和其他志願者在互相幫忙中做完全身消殺,然後就地坐在路邊,趴在凳子上吃完了當天的午飯。

”平均每天交接的物資得有200多單,平均一天下來要消毒40多次。”在管控區外當志願者,王曉斌也會感到緊張,“每次我消毒都可仔細了,生怕有哪裡漏了,每天也都會遵守防疫要求做核酸”,但王曉斌說自己並不害怕:“面對疫情,我們騎手也沒退縮過,如果大家都怕彈窗都不乾,那這些住戶怎麽辦。既然大家托付給我們任務,我們就不能辜負大家對我們的信任。”

常在社區做助老志願者,想幫助更多人

實際上,在這次成為社區志願者之前,王曉斌對甘家口街道就非常熟悉。平常除了常在附近社區送單,王曉斌還有個身份是甘家口街道美團志願服務隊的隊長。

图片alt

去年12月,甘家口街道和美團共同推出“甘美誼家”新就業群體社會治理項目,由十幾名騎手組成了“甘小美”美團志願服務隊,常態化地參與社區助老敬老、社會治安等志願服務。

項目發起後,常在附近跑單的王曉斌就報名成為了“甘小美”一員,跑單間隙就來社區參加志願活動,給獨居老人送菜、陪老人聊天,“這里的老人對我們都不陌生,有時候陪陪他們,也會想到家裡的老人,也覺得挺溫暖的”。

這次第一時間報名成為志願者,某種程度上也源自王曉斌對甘家口街道的特殊感情,“平常跑單也老來,做志願者活動也老來,有時候陪老人,他們會特別捨不得我們走,一直說你再坐會兒。這次社區有需要了,我肯定也要第一時間過來”。

王曉斌的微信名叫“幸福人生”。在美團跑腿做騎手之前,他在老家山西種過地,也開過小餐館,受疫情影響,餐館的經營並不景氣。去年後來在在同鄉介紹下,45歲的王曉斌來到北京,成為了一名騎手,供家裡兩個孩子上學。

在他看來,騎手這份工作,讓自己學到了很多。怎麽配送最有效率?如何與人溝通?王曉斌對自己的工作有着更高的追求:“給人送東西,同時也要給人溫情的服務,對自己來說可能是舉手之勞,但也許就能給別人帶去一點溫暖”。在社區做助老志願者的動力也來自平常跑單時的經歷,“我們跑腿騎手,有時會接到上門幫老人的訂單,就會想着,有機會能多照顧照顧老人是好事”。

做騎手近兩年,王曉斌還找到了新的職業奮鬥目標,他說自己正計劃申請報名美團和國家開放大學合作的“騎手上大學”,去學習更多的專業物流配送知識和技能,“我想有更好的發展,也去幫助更多的人”。

文/北京青年報記者 李佳

編輯/毛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