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青少年足球聯賽正式落地,未來能比肩日本校園足球核心賽事嗎

4月25日,經過兩年多的籌劃,中國青少年足球聯賽終於是獲得有關部門的批復,宣告正式落地,只待隨後詳細的比賽方案退出,就將正式舉辦,而根據此前的消息,該賽事最遲不會超過6月份,就將會與大眾見面,這毫無疑問是一件利好於青訓的消息,也是在國內青少年賽事因疫情停擺兩年後,第一項正式啟動的賽事。值得一提的是,這項賽事將由教育部、國家體育總局、中國足協共同舉辦,足協主席陳戌源將出任賽事辦公室主任,而執行主任則是如今分管青少年足球的高洪波,另外還有多名足協青訓官員以及教育部、體育總局等多位相關人員在任,這足以說明這項賽事的重要性,而這項賽事,也有望成為打通體教雙方壁壘的關鍵賽事。

图片alt

  過去非常長的一段時間,國內青少年賽事基本是兩條平行線路,一是足協方面舉辦的U系列聯賽,主要面對的是各大體校以及後來的各傢俱樂部青訓隊,即後來的青超聯賽。但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該項賽事在2020年徹底告吹。而另外一條線路,則是由教育系統舉辦的各類校園足球聯賽與杯賽。兩條線路幾乎是平行的,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若是小球員想要接受傳統的九年義務教育,那麽他們基本上是沒有機會走入職業道路。

图片alt

  以往雖然有校隊、區隊、市隊、省隊/職業隊這樣的校園足球晉升階級,但由於國內球探系統的缺失,且晉升更多是依靠推薦制,即上級隊伍組織集訓並分發下名額,下級則推薦球員上去,所以上下的通道非常狹窄,更高一級的隊伍也並沒有足夠的時間與樣本來考察青少年球員。這導致了即使是校園足球中出類拔萃的青少年球員,很可能會由於各種各樣的原因,並不能順利的晉升到更高一級的隊伍,甚至會由於學業方面的壓力,拒絕長途跋涉去參加一次集訓。

  而當無法順利晉升後,又面臨學業的壓力時,大部分球員都會選擇放棄繼續系統訓練足球,而選擇在學業上投入更多精力,具體時間點,就是初中升高中。這個節點基本上就決定了未來青訓球員們的道路,讀書的讀書,拼職業的拼職業,未來即使你在高中甚至大學的聯賽都能拿出好表現,但在最漲球的年紀遠離最專業的訓練後,校園足球的球員與職業梯隊出來的球員差距已經是鴻溝級別,學業與足球,是不可兩者得兼的。

图片alt

  但鄰國日本經過多年的實踐,已經證明瞭校園足球也是能夠培養出能夠進入職業聯賽的球員的,其中最為關鍵的,就是校園足球有着足夠大的平臺和足夠多的比賽,去和職業梯隊對碰並磨煉自身。全年下來,日本校園足球屆足足有三項全國性的賽事,基本覆蓋全年,包括夏季的全日本高中綜合體育大會、覆蓋全年的高元宮杯U18聯賽、以及每年冬季進行,全國矚目,長達百年歷史,決賽在02年世界杯比賽地琦玉體育場進行的全日本高中足球選手權大會。

  三項大賽,為校園足球的英才們提供了與職業隊梯隊球員交手的舞臺,也為更高層的教練提供了更多的選材樣本。不得不提的是,即使刨去相當於職業隊梯隊的青森山田以及幾家傳統豪強,很多默默無聞的非足球強校,也涌現過聲名顯赫的超級球星,包括如今已經功成名就的大迫勇也、長谷部誠、岡崎慎司等人,都是校園足球出身,且並非出身強校。毫無疑問的是,即使成材率遠低與職業梯隊,但校園足球人口基數非常巨大,總會涌現一些英才球員的。

图片alt

  但值得一提的是,這次確立舉辦的中國青少年足球聯賽,對標的其實並不是已經百年歷史的全日本高中選手權大會,而是80年代末日本開始舉行的高元宮U18足球聯賽,實際上,若是將全日本大會看做是一場全民娛樂,那麽高元宮杯,才是真正聯系起高中校園足球與職業梯隊賽事的比賽。

  在這項賽事中,青森山田、前橋育英、流通經濟大柏、市立船橋、靜岡學院等足球強校,在這項賽事中將會與包括川崎前鋒在內的多家職業青訓隊進行主客場聯賽制的比賽,這是為校園足球提供了一個非常有意義的鍛煉平臺,也是近年來日本校園足球能夠不斷涌現出天才球員的根本。未來的中國青少年足球聯賽,也會起到同樣的作用,而這個聯賽甚至範圍更加廣大,根據披露的消息,體校代表隊、學校代表隊、俱樂部青訓梯隊、社會青訓機構等球隊均可自由參賽,不設任何參賽限制,毫無疑問,這對於需要高質量比賽的青少年來說,絕對是重大利好。

图片alt

  在籌備之時,足協方面就提出了“四個最”的理念,即覆蓋面最廣、參與人數最多、競技水平最高、社會影響力最大。但從根本來說,能否要打通職業與校園的壁壘,將校園足球的龐大人數,納入職業的選材體系中,才是其中的關鍵,但不得不提的是,這項賽事能夠真正發揮他的作用,首先是要校園足球自身有一個健康的體系,起碼在面對職業梯隊時,校園足球要有一定的競爭力,否則的話,雙方比賽是根本起不到鍛煉的作用的,實際上,包括近期宣佈的“雙減”政策等,都是在為中國青少年足球聯賽做了一定鋪墊。多方聯手之下,是成為中國的“高元宮杯”,還是又演變成另一個層面的青超聯賽,讓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