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憐者必有可恨處!趙震:今年球員找工作太不容易,看着心裡不忍

图片alt

  4月29日,中超中甲的首個國內轉會窗口關閉,媒體人、經紀人趙震發文稱:今年球員找工作太不容易,看着心裡不忍!

  趙震說:“就在剛才吧,這個轉會期終於忙活完了。真的,今年球員找工作太不容易了,大家真的是能幫一個人找到地方,都盡力幫。有時候我看着都心裡不忍,很多人是家裡的經濟支柱,房貸、車貸、養孩子都等着他們呢。”

“然後被欠薪,為了順利找個新工作,還得放棄應該到手的薪水,新工作欠不欠薪又只能看命。球員啊,真不是只有你們能看見的那些豪車、豪宅的一部分人。更多的就是掙扎的打工者!”

图片alt 图片alt

作為一個足球媒體人,同時也早就涉足於足球經紀人行列的趙震,站在與自己“穿同一條褲子”的利益共同體一邊,當然是其本能所致,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據有關媒體報道,前足球報記者的趙震,早在五、六年前足協公佈的第一批經紀人名單中就出現了,據報道稱:當年國腳任航從江蘇隊轉會河北華夏幸福,傳出其轉會費或高達8000萬元——如果此信息為真,也可想而知,作為經紀人能從中抽取到多少傭金了!

所以,當我們看到前足球媒體人中,像趙震這樣還同時是足球經紀人,以及像解說員董路,還同時是青訓人的足球圈中人,開始變成了為中國足球而竭力維護者,此中原由,也就可以明白和理解了。

图片alt

那麽,趙震對於當今中國球員找工作不易的表述,我們應該怎樣客觀看待呢?——這其中,當然有合理的地方,但其實,如今中國球員求職的現狀,也是現實的合理折射,其實也並非全是壞事!

其一,先說欠薪,這顯然是一個法律問題,肯定是俱樂部的違規違法行為。

但是,作為職業足球,這也是一種市場行為。當年畸形的足球市場下,任航的轉會費達到8000萬,年薪高達1200萬時,球員及經紀人們拿錢到手軟,人們也無從在市場層面、法規層面予以指責——畢竟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事情。

图片alt

可是,當現在俱樂部大多經營上難以為繼,甚至像蘇寧等很多俱樂部倒閉、破產後,則按照相關的現實做法,以及破產法的規定,被欠薪者少拿錢,甚至拿不到錢,也同樣是一個殘酷而無奈的現實了。

其二,如今中國球員找工作難,這既有俱樂部經營困難的原因,其實也跟球員的能力、水平和成績差、態度存在問題有關!

像一些國腳級的球員,如徐新、張琳芃等,人家作為當下中國球員中的佼佼者,仍然能輕松找到下一份工作——但是對於很多水平本就一般的球員,在很多球隊經營困難時,找工作難、薪酬大降,也同樣是很正常的事了!甚至可以說,這或許就是與中國球員相匹配的待遇和境遇了!

图片alt

如果我們的球員能有着跟日韓球員相近的付出、能力、水平和態度,則就會“東方不亮西方亮”——中國球員若嫌本土聯賽找工作難、薪水變低了,那麽,大可以出國踢球啊!如果沒這個本事,那就別抱怨,在當下的中國足球環境中努力找工作、拿“低薪”,也同樣是你應得的結果!

近日,曾在申花任過助教的亨克接受媒體採訪時稱:

“當我向中國本土主教練建議加大訓練強度時,他總是說這不可能——因為中國球員不習慣這樣做。本土教練說中國球員必須吃好、睡好,不允許有過多的訓練量,但我認為這是一個藉口!”

图片alt

還有韓國教練徐正源也在連線中稱:“很多中國球員很有潛力,但是整個中國,很多球員從體能和訓練量上都不夠,而且這里比賽節奏也很慢,很慢的踢球方式是誰都可以踢的,而在快節奏的情況下如何把球踢好是現在需要解決的問題。”

顯然,這些人的觀點,卻跟最近國腳張玉寧怒懟“自媒體人惡意剪輯國足訓練”有些矛盾了吧?——中國球員大多自認他們很刻苦、很努力了,但這些執教過中國球員的外教們,卻認為很多中國球員並非是最努力。

其實,連前國腳李瑋鋒也曾說過:他在韓國踢球時,對比之下,才知道中國球員在努力程度上差距很大,因此說出了“我們的球員活得太安逸了”之言!

图片alt

並未如人家那樣付出更多努力和艱辛,活得這麽地安逸,卻能曾經拿着相當於日本聯賽6倍的年薪,相當於韓國聯賽12倍的年薪,則這些球員還會願意出國踢球嗎?

於是,像本來年輕時出國踢球的張玉寧、韋世豪們,反而折返回國踢球了,這誠如誠實的韋世豪所言:“回中超就是因為錢多”,在這方面,顯然說出“我依然每天吃海參,且感覺很好”的張玉寧,就不如韋世豪顯得更為真實了。

图片alt

所以,當下中國球員被欠薪,我們當然要同情,並希望依法得到解決,但是,對於如此訓練付出、精神態度和能力、水平的球員,現在他們掉入找工作難、拿不到高薪的現狀中,其實大可不必像足球經紀人趙震這樣,“心連心”地感覺“心有不忍”——如此回歸現實和正常的工作環境與待遇,或許才能激發起這些球員的最好職業態度,他們才能真正像億萬普通的打工人一樣努力拼搏!【原創評論:說還休】

图片a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