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寧傅明七次主裁亞冠賽 為執法世界杯做最後沖刺

图片alt2022亞冠聯賽西亞大區小組賽已經全部結束,盡管與中超球隊無關,但因四名中國裁判參加西亞賽區的執法工作,而且還是在為進軍卡達世界杯作最後沖刺,因而這幾人的執法情況還是頗引人關註。根據統計,馬寧在整個西亞區的60場比賽中參加了4場比賽的執法工作,是四名參加執法工作最多的主裁判之一;傅明則擔任了三場比賽的主裁判工作;兩位助理裁判曹奕與施翔則先後參與了五場比賽的執法。1、12強賽後連軸轉奔沙特 图片alt在完成了3月29日伊朗隊主場對陣黎巴嫩隊的最後一輪世預賽12強賽執法工作之後,四名中國裁判馬寧、傅明、曹奕與施翔並未返回國內,而是直接從賽地伊朗奔赴沙特,向亞足聯裁判工作組報到,參加今年亞冠聯賽西亞大區小組賽的執法工作。亞足聯將今年的亞冠聯賽西亞大區五個小組的比賽全部都安排在沙特進行,而且,由於國際足聯很快就將敲定執法今年卡達世界杯賽的裁判員名單,而亞冠聯賽也是繼12強賽之後,亞足聯今年所主辦的第一項洲際性賽事,裁判員在亞冠聯賽中的表現,將影響到能否最終進入到世界杯裁判名單之中。所以,這四位中國裁判選擇前往沙特,某種程度上也是在為中國裁判時隔20年後再度重新進軍世界杯做最後的努力與沖刺。目前,亞足聯總共有8組裁判被列入執法世界杯的候選名單之中,馬寧與兩位助理裁判曹奕、施翔是其中一組,其他七組包括澳大利亞的比斯、巴林的納瓦夫·舒克拉拉、伊朗的法哈尼、日本的佐藤隆治、約旦的馬克哈德梅赫、卡達的賈西姆、阿聯酋的穆罕默德·哈桑等主裁判領銜的本國裁判組。在這八組裁判中,伊朗的法哈尼、巴林的納瓦夫、阿聯酋的哈桑、日本的佐藤隆治等四名主教練都是執法過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賽的主裁判,而卡達的賈西姆則是以助理視頻裁判的身份參加過上屆世界杯賽;另一位參加過上屆世界杯賽執法工作的烏茲別克裁判伊爾馬托夫三年前已經掛哨,如今已經成為烏茲別克足協第一副主席。此外,來自澳大利亞的比思和來自約旦的馬克哈德梅赫兩人都參加了去年東京奧運會的男足賽執法工作。在去年12月份於多哈進行的世界杯賽前測試賽——國際足聯阿拉伯杯賽中,伊朗的法哈尼以及日本的佐藤隆治又被選定為執法裁判。如果延續俄羅斯世界杯賽時的亞洲有六組裁判入選的情況(註:當時入選的沙特裁判組因被指控捲入國內聯賽的假球中而未能前往俄羅斯),在“八選六”的情況下,馬寧就相對處於較為不利的競爭局面,因為除了參加過世青賽的執法外,還沒有參加過更高級別的世界大賽的執法經歷。也正是在這種情況下,馬寧和其他幾位中國裁判一起,參加了這次西亞大區的亞冠執法工作。需要指出的是,傅明是沖擊“VAR視頻助理裁判”的執法工作,而且去年東京奧運會期間就曾擔任過VAR視頻助理裁判,但因為此番在沙特進行的亞冠聯賽小組賽期間沒有採用VAR視頻技術,傅明還是以主裁判的身份參加執法。2、馬寧傅明主裁4場與3場 图片alt據瞭解,總共有24名主裁判參加了此次西亞大區亞冠聯賽的執法工作。在亞足聯執法卡達世界杯賽的8組候選裁判中,來自澳大利亞的比斯缺席,不僅沒有前往沙特執法西亞大區的比賽,也缺席了在越南、馬來西亞、泰國等地進行的東亞大區的比賽,其他七組裁判則全部現身。除了馬寧領銜的中國組裁判外,日本的佐藤隆治、約旦的馬克哈德梅赫也來到沙特參加了西亞大區的執法工作;巴林的納瓦夫·舒克拉拉、伊朗的法哈尼、卡達的賈西姆、阿聯酋的穆罕默德·哈桑等則參加執法東亞大區亞冠相關小組的執法工作。日本的佐藤在整個西亞大區的比賽中就參加了兩場比賽的執法,包括阿聯酋沙巴布·阿赫利隊1比1平伊朗弗拉德隊、卡達加拉法隊0比1負伊朗弗拉德隊的比賽;而馬寧與約旦的馬克哈德梅赫則均參加了四場比賽的執法工作。某種程度上,這是亞足聯在對馬寧與馬克哈德梅赫兩位裁判的最後考察。盡管來自阿曼的卡夫和來自敘利亞的哈塔布兩人也分別參加了4場亞冠聯賽小組賽在執法工作,但畢竟兩人並不在世界杯執法候選裁判名單中。據統計,馬寧在4場比賽總共出示了16張黃牌、1張紅牌,而馬克哈德梅赫則累計出示了14張黃牌、沒有紅牌。兩人都屬於累計紅黃牌數較多的裁判,但並不是最多的,馬寧累計紅黃牌數量較多,很大程度上與執法沙特塔旺隊對陣烏茲別克棉農隊的第四小組最後一輪比賽有關。因為事關沙特塔旺隊能否出線,馬寧在本場比賽中出示了8張黃牌。但烏茲別克裁判阿西莫夫在執法卡達拉揚隊對陣阿聯酋沙迦隊的比賽中,一場出示了9張黃牌。不過,從整體反應情況來看,馬寧的判罰並未引起爭議,關鍵球的吹罰與處理上並無問題。附錄:馬寧執法場次:04.08 利雅德 第一小組 沙特希拉爾隊vs阿聯酋沙迦隊 2比104.14 布賴達 第四小組 沙特塔旺隊vs伊朗塞帕罕隊 3比004.23 達曼 第五小組 烏茲別克納薩夫vs卡達薩德 3比104.26 布賴達 第四小組 沙特塔旺隊vs烏茲別克棉農隊 4比5由於亞冠聯賽小組賽沒有採用VAR技術,傅明此番在沙特期間以主裁判的身份參加了3場比賽的執法工作。這其中,兩位中國助理裁判曹奕和施翔在4月11日以助理裁判的身份,協助傅明參加了沙特法伊薩爾隊對卡達薩德隊的執法,馬寧在這場比賽中擔任第四官員。【這也使得兩位中國助理裁判在參加西亞大區亞冠聯賽執法工作的所有助理裁判中成為參加執法場次最多的裁判,均為5場。】而其他兩場比賽中,傅明先是與來自馬來西亞和斯里蘭卡的兩位助理裁判搭檔,執法了沙特沙巴布隊與印度孟買隊的比賽,第四官員則來自新加坡;隨後則與三名韓國裁判(四官為金大龍)一起執法了第五小組最後一場事關出線的關鍵性比賽。附錄:傅明執法場次:04.11 達曼 第五小組 沙特法伊薩爾隊vs卡達薩德 2比104.22 利雅德 第二小組 沙特沙巴布隊vs印度孟買隊 6比004.27 達曼 第五小組 約旦維赫達特vs烏茲別克納薩夫 2比23、滯留境外發起最後沖擊 图片alt在完成了亞冠聯賽西亞大區的執法工作之後,這四名中國裁判並未馬上返回國內,這主要是因為一旦回到國內後,需要按照相關防疫政策接受“14+7+7”的隔離與觀察,這將在很大程度上影響到接下來的工作安排。畢竟,目前已經進入到世界杯最後的沖刺階段,如果想沖擊世界杯,需要隨時接受召喚、參加相關賽事的執法工作,同時還需要接受國際足聯的安排,參加世界杯賽前的多個研討會和業務學習。正因為此,四名中國裁判決定暫時滯留沙特。當然,滯留海外的話,很大程度上會影響到這四位裁判所在單位的正常工作。不過,慶幸的是,這四位裁判所在的單位還是給予了積極支持,畢竟中國裁判進軍世界杯並非易事,自從2002年世界杯賽之後,中國裁判時隔20年第一次有機會重新叩開執法世界杯的大門,如此機遇下,不僅僅四位裁判一直在努力,他們所在的單位也為他們最大程度提供便利。根據亞足聯的競賽安排,5月18日至24日,亞足聯主辦的二級俱樂部賽事——亞足聯杯賽西亞大區的三個小組將分別在阿曼、科威特與巴林進行,另外南亞區的比賽在印度進行。不出意外的話,四名中國裁判很有可能將受亞足聯指派,參加其中一個小組的比賽。而這之後,亞足聯定於6月1日至19日在烏茲別克進行第五屆U23亞洲杯決賽階段比賽,四名中國裁判也有可能受亞足聯指派參加執法工作,而且U23亞洲杯決賽階段比賽將啟用VAR技術,傅明也將有用武之地。如此情況下,這四名中國裁判恐怕將會無緣國內中超聯賽第一階段的比賽。但為了中國裁判能夠重新進軍世界杯賽,暫時缺席中超聯賽也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