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欲達到目的而無退志”——紀念潘德明徒步騎行完成環球旅行85周年

图片alt

“以世界為我之大學校,以天然與人事為我之教科書,以耳聞目見直接接觸為我之讀書方法,以風雪雨霜、炎荒烈日、晨星夜月為我之獎勵金。德明堅決地一往無前,表現我中國國民性於世界,使知我中國是向前的,以謀世界上之榮光,必欲達到目的而無退志。”——潘德明《名人留墨集》自述

85年前,1937年7月,年僅29歲的中國青年潘德明完成了徒步環球旅行,回到了出發點上海。

潘德明歷時七個春秋、經四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用雙腳丈量世界(短暫騎行),堪稱人類歷史上徒步、騎行環游地球第一人。

為紀念潘德明完成環球旅行85周年,本報採訪了潘德明之子、著名畫家潘蘅生,一起重溫這段塵封的傳奇。

父親給我講旅行故事

對父親最早的記憶,是在我三四歲的時候。有一天,家裡來了一個人,背着一個破包。當時我覺得他像是一個收破爛的。我不知道,那個破包是瑞典大旅行家斯文·赫定送給父親的,父親曾背着它走了大半個世界。

後來我才知道,1937年父親環球旅行回來後,把華僑資助他考察青藏高原的10萬美元都捐給了抗戰前線。父親一度在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工作,1949年後失業在家。父親曾去昆明幫我母親的一個親戚做事,乾了一年多,覺得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料,於是辭職回到了上海。我對父親最初的印象就是他從昆明回來的時候。

父親回到上海,開始時熨衣服掙點錢,後來學畫,乾起了畫宮燈的營生,這時候他已經快50歲了。我記得八九歲時,父親給我講過什麽叫寫生,什麽叫素描。我十一二歲時,父親患了眼疾,做細小的活特別吃力,有時候我就會幫他做一些宮燈上的小活,花蕊、蓑衣、耳環、玉簪……需要特別細心,畫得又慢,同樣的圖樣一畫20多片,乾這小活不像寫生、素描有意思,我覺得十分無趣。父親為了讓我解乏,就講一些故事作為補償。

他給我講年輕時周游世界的故事,我也試着把故事畫下來,畫完給父親看。他看得很仔細,有時還拿筆幫我修改。

有一次,父親拿出了珍藏的幾本相冊,翻開來一一向我講解。這都是他在世界各地旅途中拍的名勝古跡和風土人情。當時我還聽不太懂,父親說:“等你長大了,我再一張張仔細對你講解。”

沖擊來了,父親害怕旅行資料被毀掉,自己送到了派出所。送走前他拿出《名人留墨集》,打開第一頁,讓我把他寫的《旅行自述》抄寫下來。其中有這麽一段:“以世界為我之大學校,以天然與人事為我之教科書,以耳聞目見直接接觸為我之讀書方法,以風雪雨霜、炎荒烈日、晨星夜月為我之獎勵金。德明堅決地一往無前,表現我中國國民性於世界,使知我中國是向前的,以謀世界上之榮光,必欲達到目的而無退志。”

高中畢業我報名去黑龍江農場,離別那天父親還在畫畫,我走到樓梯口告別說:“爹爹,我走了。”他稍轉身說:“在外要當心。”轉回身繼續畫畫,沒離凳子。我每年回家一次,父親總是在看書。他希望有一天可以總結自己的一生。很遺憾他沒有完成自己的想法。1976年10月,父親因心肌梗塞在上海去世。享年68歲。

图片alt

油畫《周游世界》潘蘅生繪

歷時七年,成為第一個徒步、騎車環游世界的人

1979年,父親的事跡被重新挖掘出來,體育報連載了父親周游世界的故事。人民體育出版社美編趙沛是我在黑龍江的知青畫友,約我畫一套250多幅的連環畫。從收集資料到全部繪畫完成,我用了三年的時間,常常畫到半夜兩三點。

父親在旅行中遇到了很多艱險,例如,在印度的原始叢林遇見老虎,在埃及的沙漠腹地被黃蜂蜇,在翻越土耳其克羅盧山脈時被一條大蟒蛇纏住,在澳大利亞被土著人俘虜……我都一一畫了下來。

2008年是父親誕辰100周年,吉林美術出版社把我的原稿放大,出版了精裝大開本《潘德明徒步、騎自行車周游世界(上下)》。近幾年,我還畫了《周游世界》油畫系列。

《潘德明徒步、騎自行車周游世界(上下)》封面,我畫的是父親身着中國童子軍服,背後是世界地圖,由二三十個旅行經過的畫面及李宗仁、張學良、徐悲鴻、高劍父等人的題字組成,一條紅線是旅行線路。

父親出生於浙江湖州一個裁縫家庭,少年時隨祖父移居上海。他從小喜歡游泳、跑步、探險,練就一副好身板和勇敢、無畏的性格。因為祖父是一名專門給外國人訂做衣服的裁縫,父親從四歲開始就學習外語,並掌握了多國語言。中學畢業後,他到南京同人合夥經營一家小西餐館。每見到洋人欺侮中國人,他就十分氣憤。他發奮攻讀外語及各國地理、歷史書籍,幻想能進行一次全球性的綜合考察,尋找救國之路。

1930年夏天,他偶然從《申報》上看到一則新聞,“中國青年亞細亞步行團”計劃從上海出發要徒步游亞洲。他匆匆準備行裝,追上隊伍,成了步行團的一員。因為種種原因,團員陸續退出。到達越南時,步行團只剩下了最後加入的父親。他決定一個人也要堅持走下去,更要把原來亞洲的行程擴大到全世界。1931年元旦,他在越南西貢(今胡志明市)買了一輛英制“蘭鈴牌”(也譯“蘭令”)自行車,開始騎車旅行。

我畫了父親扛着車在東南亞跋涉的畫面,因為父親曾對我說:“暹羅(泰國)的路很壞,有三分之二的路程是我乘着車子,有三分之一的路程被車子騎着我。”

父親每到華僑居住地,都深受僑胞的歡迎。比如到印尼,僑報報道了熱烈歡迎父親的場景,當時的宋總領事致辭說:“潘君以堅韌之精神徒步旅行,踏遍世界各國……吾人不僅深佩潘君之精神,且亦感覺潘君之行為實為中國人之光榮,使外國人皆知中國亦有膽識,有堅忍毅力精神之青年,打破外國人歷來對中國人之印象。”我就把這個場面取名為《華僑臉上的光》。

新加坡的華僑商人胡文虎聽聞父親的壯舉十分感動,不只為他籌集路費,還稱他是“為國環球的人”。父親準備了一本《名人留墨集》,邀請胡文虎第一個題詞,胡文虎寫道:“希望全世界的路都印着你腳車的輪跡。”

在印度,父親在四位印度童子軍陪同下,拜見了大文豪泰戈爾。泰戈爾在《名人留墨集》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並贈送了一幅自己的畫稿。最後還用中國話說:“祝你旅途安順!”父親還被印度國大黨領袖“聖雄”甘地、尼赫魯接見。我參考當年留下的合影,畫了父親和甘地在簡陋的書房裡席地而坐。甘地將一塊親手織的土布贈送給父親。

父親在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的街頭,碰到一個英國“蘭鈴”自行車公司的推銷人,推銷員為了給公司做宣傳,硬是用一輛新車換走了他那輛舊車。可惜在耶路撒冷附近的一個小鎮上,剛換來的新車卻被人偷走了。他只好安步當車,邁向非洲大陸,並爬上了埃及金字塔。

在奧運會發祥地——奧林匹亞。他在古運動場遺址旁的石柱上,貼上一張紙,用中英文寫下:“中國人潘德明步行到此。”

在法國巴黎,父親受到了法國總統、總理和外長的接見。當時正在法國治病的張學良,聽到了父親的事跡,約見了他,並在《名人留墨集》上寫下“壯游”兩字。父親游歷歐洲大陸多國,又去了英國、加拿大、美國、澳大利亞……

1937年7月6日,父親歷時七年,回到祖國,成為第一個徒步、騎車環游世界的人。他的《名人留墨集》上記載了1200多個團體和個人的手跡,包括20多個國家元首的手跡,有印度聖雄甘地、土耳其國父凱末爾、美國總統羅斯福,還有英國首相、挪威國王、荷蘭女王、法國總統……這麽多名人、國家元首接見了父親,我認為是被中國青年的堅韌不屈所折服。

我想,我畫父親的故事,不光要畫出旅途中的有趣見聞,還要畫出旅行的艱辛和不畏險阻的精神。80多年過去了,“必欲達到目的而無退志”的精神也不會褪色。

图片alt

潘蘅生 1949年生於上海。1969年知青下鄉至黑龍江北大荒七星泡農場。黑龍江省藝術高級職稱評審委員兼美術學科組組長。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一級美術師(正高二級),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三次榮獲全國美展銅獎,多次榮獲黑龍江省美展一等獎。代表作之一是連環畫《潘德明徒步自行車周游世界》,潘蘅生用水墨畫的形式生動表現父親潘德明的環球之旅。

(原標題:潘德明徒步騎行完成環球旅行85周年紀念 我要畫出父親不畏險阻的精神)

來源:北京晚報 作者:潘蘅生述 李崢嶸整理

流程編輯:u017

版權聲明:文本版權歸京報集團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改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