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意廣州 美麗番禺丨老渡兩岸闊,城新鄉愁留

悠悠渡船,牽起一江兩岸。

图片alt

清晨6點,晨曦初露,

寂靜了一夜的廣州漸漸蘇醒,

番禺區新造渡口開啟一天的繁忙,

首批環衛工乘客魚貫登船。

图片alt

廣州作為嶺南水鄉,渡船曾是水運時代人們出行的最主要交通方式,承載着鄉愁記憶,也見證了城市的活力發展。

如今,隨着橋隧交通的不斷完善,渡船逐漸退出歷史舞臺。20世紀80年代末,廣州有鄉鎮橫水渡口255道,渡船640艘。隨着城市道路橋隧的飛速鋪延,鄉鎮渡口逐步減少。廣州海事局數據顯示,2021年轄區共撤銷渡口24道。

但在廣州珠江航道上,

仍有少數渡口在堅守。

番禺新造渡口正是其中一個。

新造渡口於1990年1月開渡,屬番禺區地方公路管理總站派出機構,是廣州地區現存唯一一個公路渡口。每日渡船往返珠江新造水道上,江面寬闊,此航線是新造鎮通往廣州大學城的重要水路交通。

繁忙的新造渡口,成為正在快速成長的廣州國際創新城的獨特一景。

图片alt

2021年6月1日,番禺區南亭渡口、穗石渡口撤銷,緊鄰的新造渡口客流陡增,每日發航約50—80個班次,“正常情況下,15分鐘內發一班渡船,但在客流高峰時段增開一艘渡船,實行兩岸對開兩艘渡船。”番禺海事處人員介紹,面對客流量大增的現狀,新造渡口所採取了多種措施增加運力,確保乘客安全渡運。

图片alt

吳北根是新造渡口渡船船長,

成為船長已有22年了。

20多年的光陰,

吳北根一天有8個小時在水上的,

每天開船就有40多趟,以船為伴,

日復一日地從這頭到那頭,

問及這樣的日子枯不枯燥,

吳北根說:“已經習慣啦”。

對他來說,枯燥並沒有,

因為開船已經成為了他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图片alt 图片alt

渡船的大副馬群貴,比吳北根晚入行7年,但也見證過渡口的繁華。“10年前的渡口人流量是很大的,渡口是大家最省時的出行方式,但是後來高速建起來後,來坐渡船的人就變少了”。

图片alt

番禺水網密佈,水道交錯,

渡船曾經是街坊出行的重要交通工具。

據1995年《番禺縣志》的記載,上世紀80年代末,在番禺就有渡口152道,渡船370艘。與廣州中心城區交界的大石、洛溪,與順德交界的鐘村、沙灣以及珠江出海口的石樓等區域,渡口渡船尤其眾多。

20世紀90年代開始,隨着城市道路橋梁的飛速鋪延,乘船過江之人日漸減少,鄉鎮渡口也逐漸退出歷史舞臺。2021年6月1日,番禺區撤銷8道渡口後,僅剩新造渡口、清流渡口、前鋒渡口3道渡口在運營。

图片alt

“每天乘坐渡輪的幾乎都是同樣的一撥人,幾乎天天見面。”海事人員表示,新造渡口的乘客70%為大學城環衛綠化工人,“他們曾經居住在小谷圍島上,後來由於建設大學城,遷至對岸的新造谷圍新邨居住。如今,他們仍需要乘坐渡船去大學城做綠化環衛工作。每日天剛矇矇亮,他們就在渡口排隊等候出發了。”海事人員說

图片alt

新造鎮與廣州大學城之間雖有新化快速、南沙港快速以及地鐵7號線連接,但對於環衛工人來說,渡船是最便捷、最熟悉的方式,“他們大多騎電動車去上班,以便於在小谷圍島上流動作業。同時,電動車無法行駛上高速,只有乘坐渡船最方便了。每日約有數百人次環衛工騎電動車乘坐渡船往返兩岸。”

渡口和工人們一起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渡口見證了一個城市白天的繁忙

與夜晚的寧靜。

“還有一部分乘客,是趕墟人。”海事人員表示,新造墟臨江而設,商販每逢農歷五、十就沿着江邊路段擺攤,售賣的都是農家菜、鄉土貨,“不少居住在大學城的村民會乘渡船來這里趕墟。”

图片alt

新造渡口周邊區域,在保存了鄉村印記的同時,正迎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作為廣州國際創新城重要區域,廣州大學城智慧谷高樓大廈崛起,連接新造與小谷圍的金光東隧道也在抓緊建設,勾勒出現代城市的線條。

未來,隨着加速聯通,粵港澳大灣區“智核”——廣州大學城的創新資源將更加順暢的導入南岸地區,為番禺高質量發展註入新動能。

【來源:廣州番禺發布】

聲明:此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有來源錯誤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權益,您可通過郵箱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將及時進行處理。郵箱地址:[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