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游記|大嶺村的山水,興濟河的源

大嶺村的山水,興濟河的源文/薑苗林從小嶺村沿着公路向南,過了大嶺隧道再折返回來就是大嶺村了。眼前是一片光禿禿的山。小嶺村是去過的。雖說進了村子也見不到幾位村民,可那村子的規模還在。村舍有些破敗,村路雜草叢生,還聽得見雞鳴犬吠,看得到炊煙裊裊。這大嶺村在什麽地方呢?抬眼看去,前方道路旁邊有一顆高大粗壯的老樹,有鳥在樹枝上築起了巢穴,樹旁高臺之上是一座整整齊齊的石頭老屋。除了有工地上的臨時板房以外,再也沒有像模像樣的房屋了。只能看到房屋拆除以後的地基和坍塌了的村路露出來的亂石。不用問了,那顆老樹一定是老槐樹。它所處的位置要麽是村子的中央,要麽就是村頭。樹上還纏着紅色的綢帶。這個季節了,卻沒有樹葉生出。不管怎樣,老槐樹凝結的是一個村子的過往和深深的鄉愁。 图片alt這里是興濟河的源頭。前面山谷下麵一道堤壩。走上堤壩,眼前是一彎綠水,水面不大,大約兩三畝見方。水面在堤壩下兩三米的位置,不知水的深淺。看那周圍山崖上的印記,豐水季節的水是可以漫上堤壩來的。再看那光禿禿的山嶺是存不住水的,幸好有這處堤壩的攔截,蓄水以灌溉。貼着水邊的山崖走到水的另一端,這里就是谷底了。一旁濃蔭之下壘好的石桌石凳,可以小憩。看那樹是杏樹,已經有了拇指大小的青杏。“花褪殘紅青杏小”,前不久賞杏花的時候也是來的這片山區,曾經期盼着賞完了杏花再賞桃花和梨花的,沒想到轉眼間杏都這麽大小了,哪裡尋得到桃花和梨花的蹤跡?坐下來看眼前的一彎綠水,聽山風呼嘯,心緒得以飛揚。已是穀雨時節,春天已漸行漸遠。 图片alt攀上陡峭的山崖有一處山洞,供奉有神仙。洞旁鑿岩為碑,是為“公修池碑記”,記載了蘇姓村民捐資修池的錢數。第一位為一百弔,依次有三仟五仟的不等,立碑時間為宣統元年杏月。由此得知大嶺村的村民多為蘇姓,一百年前修池蓄水。這時才註意到懸崖之下還有兩處池塘。兩處池塘大小差不多,都在二十平米見方。遙想當年村民是靠天吃飯的。這兩池雨水就是村民們賴以生存的源泉啊。如今泉池還在,村莊已經衰敗了。仔細看那泉池,一群群蝌蚪在水中竄來竄去。夏天可有蛙鳴? 图片alt山坡上花椒樹依稀還在。花椒的嫩葉採回去稍加烹調也是一道不錯的美味,可惜的是好時候已經過去了,嫩葉都已經老了。山下的農田栽上了白楊樹和楓樹,已經蔚然成林,還有其他一些不知名的樹苗,都可以成為道路和公園的觀賞樹了。核桃樹下,一位村民正在除草。村民豈止是捨不得那片核桃樹,一定是捨不得這塊田地。土地再貧瘠,也是祖祖輩輩曾經生活過的地方呀。 图片alt大嶺村已經整體搬遷了出去,只在一處簡易板房內留有村民委員會臨時辦公地點,門還是關着的。祖輩們開天闢地打拼出來的一方家園復又回歸了綠水青山的寧靜。也許只有那兩池夏日的蛙鳴和村頭老槐樹上的鳥叫,還能喚起曾經的這處村落的些許記憶。 图片alt小嶺回環縈大嶺,正值穀雨望春明。綠波起皺花椒嫩,心緒放飛野杏紅。昨日高槐聽鳥語,村前池水念蛙鳴。山風吹帽由它去,再踏荊棘腳步輕。4.21壹點號 暢敘幽情